2015年5月25日 星期一

少女芳魂

給往生的少女:

可惜妳生前不認識我。活到這把歲數,我加減可以教妳少女生存術,讓妳有機會慢慢變老。

少女時代,家人有一天突然告知我,「聽說」住家附近有性侵犯出沒,叫每天必須上下課的我好自為之。我嚴肅地想了想,翻幾天報紙查社會犯罪資料,下定決心自保。我拿零用錢去買了兩把好刀,一把高級進口瑞士刀,一把黑社會混混用的蝴蝶刀,跑圖書館查書,開始練刀防身--而且是練習如何快速殺人。當年我想通一件事:國家、社會、學校、家庭都教不好男人時,當女人的只好先學如何殺人。這種生存覺悟很可怕嗎?一點也不可怕。眾生活在地獄就會學地獄法門,法界如是,業感緣起。

很多年後,我老了。有一天,少女驚恐地告訴我,好像有外人非法入侵。我提起武器巡遍整棟建物,冷靜地告訴她:「要是遇見,先殺了他,再自首主張正當防衛。妳年紀小躲好,這種事我來。」她非常驚訝。她的人生裏可能沒有任何女性長輩教她這種做法。

走過少女帶刀生涯,走過自學殺人術的青春,發覺這個社會一樣無能,男眾鎮日忙著爭執統獨權謀,兩岸男性重刑犯一樣很多,內政沒有進步多少。

被殺的少女,我要為妳選一個女總統。

選一個教得出高水平男性公民、保護女性公民生命權的好總統。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