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29日 星期五

孝道倫理妖魔化

台灣長期與國際社會脫節,縱使學歷再高、學問再大也會公開罵出同性戀是妖怪、魔鬼、變態、下地獄這種歧視侮辱的話的社會現象再正常也不過。歧視同性戀不稀奇。被老生代灌輸根深蒂固的恐同思想與傳統封建孝道倫理禮教的當代年輕人流行什麼?流行歧視異性戀;歧視人類本能的淫欲。

年輕人跟父母頂嘴時會這樣講:「你們兩個幹啥結婚做愛把我生來這個爛世界?你們為什麼不去當聖人,這麼會上床?」有的甚至故意把生物學上常見的精蟲特寫顯微鏡照片放大加工下標題:「這是我。」「我!」「舊的我!」「我的人生歷史檔案。」

年輕人對話談生命時不再是孝道八股文,而是豐富的性知識或親體驗所架構出的寫實人生體悟:「我們都是高潮的產物。」「對啊,要不是我們的老爸射了的話……」「地球上這麼多人都噴出來的,想起來亂噁一把。」「好髒!」父母的異性戀性行為演變成新生代互相嘲笑的大笑料了。

昨天等綠燈過馬路時聽到兩個男學生聊天。一個講他想跟某某某生孩子,強調兩次。一個笑罵他:「你好髒!」嚴格說來,這種對性行為的不淨體認與佛法認知完全吻合。就俗諦論俗諦,異性戀者生下的後代(我們大家)一路從妖魔化同性戀發展成污穢化異性戀、人人生於淫欲又瞧不起淫欲這件共業事實本身的社會趨勢倒是值得專業社會學者多留意。

異性戀父母上街瘋狂反對同性戀、主張異性戀的神聖性。他們所生下的小孩子相反,拼命嘲諷鄙視異性戀者的情欲、性欲本身。既然別人的性行為可以侮辱的話,攻擊自身自家的性行為又有何不可?性文化扭曲到極致後為人子女者反過頭來瞧不起父母。人類互相看不起別人的淫欲,最後再一起輕賤因為淫欲出世的自己。知道由淫欲出世的自己一點也不神聖,父母的神聖性於焉破功。

新生代的直覺比老生代銳利太多。他們站在路邊大聲表態:人類為生小孩所從事的性行為是髒的。我真不知道應該為了新生代有善根容易在真諦上與不淨觀相應而歡喜還是為了他們在俗諦上從現代性知識出發徹底顛覆掉父母的傳統神聖地位而傷腦筋。

在虛偽假面禮教文化中成長的中老生代會慢慢被誠實直率的新生代取代,社會典範終將交棒移轉。這個過程可能會造成不小的社會心理衝擊吧?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