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3日 星期日

霸凌或笑場?

有一回,身處一群美國小朋友瘋狂混亂的霸凌洗版現場。整群小孩互飆飆話,打字速度快到我這個旁觀者要常常捲回去看前面的在罵什麼。

霸凌到最後竟然變成 English Lesson。原來,他們都認識,裏面罵最兇的竟然是年紀最小、不滿十歲的小男生。對罵到最後其他哥哥姐姐們開始進行拼字教學,一一指正小男生的拼字錯誤,交待他開網戰要記得隨身帶字典,不然大家讀得很辛苦。

最後,這個被封個「小狗狗」綽號的小朋友受不了一直被糾正拼字錯誤又被大家笑,竟然跑去搬救兵,把爸爸找來當即時字典。那位老爸也很大方,不插手小孩子的網戰,只是不斷地在兒子打錯字時插播一行拼法正確的英文字。最後大家笑翻了,我忍不住誇他可愛。沒想到,「小狗狗」正值發展男性身份認同期,非常不爽被誇可愛,竟然回罵炮轟我:「男同性戀!娘炮!」(當然是打英文)

我笑得要死。沒想到這輩子會有機會被小男生罵成男同性戀或娘炮。畢竟,走在路上被男同志當成男同志是一回事,被小男生指責娘炮又是另一回事。非常滑稽。奇怪的是,為什麼網路上青春期以下的孩子常常直接問我是不是gay呢?現在的小孩都在想什麼啊?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