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16日 星期六

雌獸地盤戰:女性化霸凌(六十三)

從三場雌獸地盤戰抽身退役後不妨成為閒雲野鶴,失去人際戰場賺得休憩與和平。戰場很少,將士太多。一場又一場的雌性纏鬥,幻得幻失,得失雙泯。

第一場是女人的葬禮。成家的女人勞苦受創一輩子,屍斑發紫的遺體旁只剩下遺產爭奪戰與子孫爭執不休的分家計劃。

第二場是女人的婚禮。結婚的女人對愛情幻滅,年復一年只會狂叫:「你滾出去!這個家是我的!」那倒簡單,家就留給她。

第三場是女人的舞台。戀權的女人不想失去權位名利,她說:「就是不給你舞台,就是不用你,怎樣?你以為只有你懂、別人都不會?」滿她的願,舞台聚光燈只要照她一個人就夠了。

在男眾至尊的父權社會裏渴望人生舞台的眾多女眾,在家搶地盤,出家也搶地盤,在被男權霸占擠壓、所剩無幾的有限社經資源空間裏彼此張牙舞爪、爭食所剩無幾的女權發揮機會。可憐的女眾。跟女眾有什麼好爭?她要就讓給她,她爭就留給她,廢話少講,妄念少打。成就別人等於成就自己,到頭來全一樣。

究極女權運動者在雌獸地盤戰要有英雌雅量,進退來去自在,懂得把極其有限的女性舞台空間留給渴望角色的女眾。人生戰場不過是從出生到死亡間一場場心識幻戲,女主角換誰都一樣。在這個普遍執戀法人標籤而非自然人特色的時代,人群買單的是後製資本、劇場空間、腳本戲碼、行銷策略、商業品牌,具體角色換誰演出差異並不太大。

女眾爭不爭名利權位?當然爭。很會爭。爭得妳死我活。

不適合雌性修羅場者請自動微笑退讓。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