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19日 星期五

醫學成就可以改寫歷史

居士大推一本自傳,連日苦讀,重溫上世紀的戰爭史。讀半本後又找一部幾年前熱映的上海戰爭片來看,對照國共視野。華人的歷史教育本即以父系國族戰爭史為主軸,右派、左派、其他派的史觀都一樣。

戰爭題材很普遍,不同的是讀史的心境。

考快二十年戰爭史,中年再讀,我驚訝的不只是人類祖先自相殘殺、彼此屠殺的種族愚痴(人類是一個種族,一個特殊物種,一個族群,一個生物學上的動物分類項目),還有明知大環境痛苦煎熬如地獄卻堅持將後代生來吃苦受罪的本能愚痴。

或許是戰爭下的強烈心理創傷扭曲了大時代的是非判斷道德座標吧?明知夭折病亡飢困逃難橫死的機率很大,明知稀少可貴、長大成人的年輕人將從軍橫死或慘死於戰場,明知所剩無幾的中老年人將一一死於權貴圈一手促成的鬥爭,戰時的人們還是瘋狂地生育--明知故犯地把孩子生來吃苦或送死。

我認為「避孕權」應該拉高層級,成為國際級的高規格人權,將避孕藥、避孕器等多元避孕工具/知識列為各國必備醫藥資源與國防物資。世界上沒有人能治癒權力欲的愚蠢,沒有人能阻止本能欲的蔓延,但是,趁人類還有和平的理性的時刻,要有能力以醫學佈局阻止無視生存條件惡劣現實的盲目生育帶給新生代災難級的人生。

人類千古好戰互殘的事實代表各國主導世界局勢的權貴圈潛意識上的默契是「大家都嫌人口太多」(父權機制一直在推廣色情大力催生與發動戰爭跨國屠殺的古老人口波動模式中輪迴數千年)。既然如此,從源頭上落實避孕權以節制人口爆炸才是究竟的和平基礎工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