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19日 星期五

不殺生戒:惡夢

不知道是一種幸福;一種世俗的、暫時的、夢幻泡影似的幸福。

知道了就不一樣了。

老是裝軍裝結夥幹架圍毆別人,最後落得被追殺,沒日沒夜在荒山裏狂奔躲藏,花幾小時、大半夜沒完沒了地逃跑。那還好些,起碼在害怕與畏懼的當下不必面對自己的黑暗與猙獰。最糟的是說說笑笑間長劍一抽就對準另一個年輕男人的咽喉刺穿過去,秒殺。這是惡夢中的惡夢,用第三者的旁觀理智觀察邪惡古怪又滿不在乎的「我」談笑自若地宰殺掉另一條命。沒殺過女人。無論場景怎麼換、身份怎麼變、兇器怎麼拿,總是興高采烈地做掉另一個與「我」年紀不相上下的年輕男人。身為第三者(夢者),不得不認定那個殺人犯真是冷血無情、泯滅人性。

從某種社會化的角度而言,我相當能夠理解生活在肉食社會的人們為何無奈地傾訴茹素的不便與困難;主流派都殺生食屍,選擇當不殺生不食屍的少數派實在很奇怪。我完全能夠感同身受地體會要與血液裏奔流的殺性對抗有多麼艱難;雖然我的累劫習氣主攻殺人而非殺死其他動物。

那個「我」的殺習與殺業不只是殺生食屍這麼簡單,而是好幾生、好幾世都以殺人取命為業(為樂,更精確地講)。那種人半口血腥肉味都碰不得。那種人開葷以後衝破的絕不僅止於屠宰動物的肉食嗜癖慣性,而是排山倒海又失控難擋的、以屠殺人類為天職的宿業習慣。吃素不只是消災免難、增福增慧、慈悲喜捨、廣結善緣這麼簡單;吃素像個強力封印,把累劫殺習緊緊鎖在八識田底,不讓它發作開來。

人生在世,多鼓勵別人堅持修行好些。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以上的地球人口都不是六通具足的阿羅漢,完全不曉得別人靠修行法門封印或改變了些什麼……好不容易別人發個心要對治自己的三毒無明,成全他吧?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