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13日 星期六

心性非僧俗二相

禪宗只論心性,破相,破妄,萬法不立。

「參禪第一,一法不立。透得目前,萬事皆畢。」到這裏,哪來僧俗?「莫行心處路,不掛本來衣。何須恁麼道,切忌未生時。」父母未生前本來面目焉分僧俗?「不移一步到西天,端坐十方在目前。」西天東土,不來不去,況乎僧俗?「不好不醜,猶如木狗,人來不吠,棒打不走。」好醜相妄,豈著僧俗?「中道之士病在中道,二邊之士病在二邊。」生死大病何關皮相?
  
「隨流不染,返流不淨;居凡不減,在聖不增。」聖凡俱打卻,佛魔成戲論,僧俗身份依願權現而化身各別。「沉沉寂寂絕施為,觸著無端吼似雷。動地一聲消息盡,髑髏粉碎夢初回。」一具臭骨頭,生死功課人人做得。迷悟在心,單就心性論功夫,不在身份!

有什麼不一樣?沒什麼不一樣。山山水水,是,不是,又是;見山見水不如見性,見性則僧俗同為法侶,四眾和合,正法久住。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