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9日 星期二

自信出走

酷夏準時報到,自信早已逃跑

撞到天花板的老闆出走,再也受不了低薪的員工出逃。國家這個再也稀鬆平常不過的基本品牌沒辦法使用,從高階到低階都人才外流。政界當然也欣羨天花板以外的寬廣世界:困在台灣沒有國格,困在台灣爬愈高愈撞死角,換個效忠對象就什麼都有了。叛徒像培養皿裏的細菌一樣快速增長,像夏天悶燙的風。

自信落跑在後,視野框限在前

台灣基層很會嫌道場蓋太大、花太多錢。經常出國旅行、求學或曾經住在海外的人的視野就完全不同。從國際觀、全球化的雙眼看來,台灣的道場規模算什麼?其他國家的大型宗教建築或宗教建築群或多元宗教特區占地多大、體積多大、建材多高貴、年代多久遠?又是天花板效應。國家的品牌打不出去,國民的腦袋也不會把國家當成國家來思考--甚至學不會用國家的高度跟別國的文明成就比較。

小咖酸民在台灣,大咖酸民在海外

酸民文化對社會安全有益。小酸小發,大酸大發,發了妄想就消了業識,情緒抒發過後反而得以在行為上克制、節制、保持正常。這裏的小酸民酸自然人八卦或法人八卦,酸來酸去最多酸南國境內大小家務事,外國的大酸民風格完全不同,酸也要狂酸到聯合國等級:「大家有沒有發現,年年飢荒、天災、溫室效應害死全球幾十萬、幾百萬以上的人口都沒受重視,流行病只要傳染死亡人達數個位數或上百就炒成大新聞?答案很簡單。飢荒、天災、溫室效應害死的絕大多數是窮人(富國的窮人或窮國的窮人),致死流行病不會挑階級。所以,一發生致死流行病,全球權貴階級都會很緊張,有錢炒成全球大新聞。」當然,肉食產業年年屠殺百千億以上的畜牲命無人關心,無差別殺人只要出一條人命就舉國民怨的道理也一樣:「無差別屠殺肉品殺不到我,無差別殺人對我的小孩、我的家人、我自己有害。」

迷失國格與迷失人格是一體兩面

當全世界都人口過剩、競爭高壓,心理健康亮紅燈成為像流行性感冒一樣平常的人生事件,不同的是不同國界處理或釋放醫藥常識的做法。在英語系國家,西藥早已建立龐大的網路查詢資料庫,病患很容易拿藥包上網查詢藥物,一一核對並確認藥性與副作用。有些過敏藥物會直接透過腦神經化學變化改變病患人格。有些憂鬱症藥物會嚴重激發病患的自殺衝動。有些浮濫使用的藥物嚴重傷腎敗腎提高洗腎人口比例。上網查詢藥品資料在英語系國家簡便易行,對台灣基層難如登天:「普通英文就不見得看得懂了,還要讀專業醫學英文名詞?就算會查英文字典,拉丁文或其他歐語又如何?西藥中文全譯?別說外文翻譯系所跨界翻譯難為,專業醫學知識中譯的大問題連醫學界都無解!」

我這輩子遇過太多、太多曾經(短期或長期或終身)服用憂鬱症藥物的人士。每一位都坦言想自殺或曾經計畫、企圖、嘗試、著手自殺。美國已有判決確定某些藥廠的憂鬱症藥物的確有促使病患自殺的嚴重副作用(亡者多為青少年學生或為人子女者,服用抗憂鬱藥物後偷拿家庭私槍自盡,其遺族不滿藥廠隱瞞資訊而打集體訴訟),台灣絕大多數長期被勸導服藥的病患都不知道。藥癮是一回事,離不開藥物而失去工作能力是一回事,被藥效逼上絕路呢?

活在這種不正常國家還能保持自信心或精神正常的全是怪咖。客觀而言,發瘋或崩潰反而正常。我認為老生代沒有面對現實講良心話。台灣人的問題不是抗壓性太低而是抗壓性太高;過度習慣社會高壓打造出慢拖步調的悶社會,既然沒有世界舞台上的發揮空間就大家悶成一團了。

什麼都靠不住,不如回光返照心源吧?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