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日 星期四

談心說物

汝但心不附物,物豈礙人?念念攀緣,心心求寂,圓融法界,頓証無生。

剎剎塵塵皆實相,更餘何物可承當。

古之今之,八萬劫不離當念。
人之我之,三千佛總在目前。

學道之人不識真,只為從前認識神。
無量劫來生死本,癡人喚作本來人。

(禪詩選輯)

按:有思想、有知識、有見地的知識份子通常會直接找我談唯心論與唯物論。表面上、字義上的佛學教理容易令知識份子以為佛教主張唯心主義思想,因此,常常拿來與唯物主義做哲學思潮比較。

學術論述且置。若落文字,唯心唯物的命題寫上三十輩子也寫不完。若觀察現實人生,我認為人類對於「主義」或「思想」很少以現實人生檢驗,沒發現唯心與唯物根本是兩重脫離人生現實的學術幻想。

我一生從來沒遇過真正符合唯物史觀的人類。哪怕是社會主義者、共產主義者,他或她在決定戀愛、行淫、生育的當下都心生萬般愛染淫念,萬般痴愛從心起。試問,這些會愛會淫會生育會繁衍的人類有哪個真的純唯物、零唯心?

我一生也從來沒遇過真正符合唯心法義的人類。哪怕是賢聖仁德志士,他或她在俗諦場域都幾乎百分之百堅信並服從人體的男女性別二分法,以肉體性別決定一個人的社會處境與社會角色,很少將人類的心理性別態樣列入考量。試問,這些莊重主張男女有別的性別二元區隔的人類有哪個真的純唯心、零唯物?

為了唯心論與唯物論的對立論述變型衍伸的政治思潮而彼此鬥爭屠殺的人類祖先愚痴至極。搞出這兩個對立學術論述的學者的確架構了很漂亮又很複雜的文字論述系統,但是卻是與現實人生脫節的純論述:唯心論與唯物論可以在意識心與文字系統上完美建立,但是,現實人生根本不存在任何一個「唯物人」或「唯心人」。

對立論述從一開始將心物二元切割當成前提假設開始就與人類的生存現實脫節了,各自製造各自的社會問題與社會糾紛;最糟的是還為了這種不符合社會人生真相的八卦理論鬧出國際戰爭。

我也是文字工作者。我認為一個文字工作者與其寫書著論讓世界變成血戰停屍間,還不如寫些童話、詩詞、小說、散文、劇本、……來利益別人。我認為寫出唯物論的人類白白浪費他的貴族身份與時間,與其寫唯物論來詛咒人類集體內鬥橫死,他當年還不如去當個種菜種果滋養人間的老實農夫。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