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日 星期四

寫給帶刀飆車的孩子

想當年,在你們還是全身奶香的嬰兒或傻裏傻氣的幼兒園學童時,師父正好是個常常下了課騎車到樂華夜市吃一碗素食紅燒麵再回租賃的頂樓小房間苦讀的法律系窮學生。

樂華夜市於我有恩。那時很窮,買不起百貨公司名牌也吃不起餐館大餐,食衣住行就靠那年代便宜方便的正港夜市的MIT品牌。素飯10元起,麵20元到30元起,老闆加送小菜。內褲3、4條才100元,衣服一件100元起跳,山窮水盡也能靠夜市老闆們的愛心價過日子,夜市討價還價隨人叫價,非常有古典契約自由精神,搏感情就半買半送。若想看電影,出樂華夜市再騎幾分鐘附近就有兩片相加才100元的二輪片,坐下來四個小時才總共花100元門票費,俗又大碗。

孩子們,我希望你們乖一點,不要為難北台灣、南台灣、中台灣、東台灣各地的夜市老闆商家與民宅。他們照顧過還沒出家的出家眾,他們供養過未來的僧寶,他們修過的供僧功德與善法全比你們大,你們找他們麻煩的話你們會倒大楣。

還是你們覺得師父太囉嗦、不酷?不上道?那沒關係。這篇文章是公開信,可以讓台灣在地的現職司法界法律人全體老師、同學、學長姐弟妹與遠在海外的諸多佛教徒法律人一起替我想想看,是不是設計出全新的青少年犯罪法規或收容教育機構,特別處理準黑道飆車族比較好?

還是白道不夠看?那也沒關係。師父在南台灣有一群黑道家族親人,在師父讀幼稚園時是小咖黑道,算算現在混快四十年也應該混很大條了,說不定還是學佛的黑道大老。還是找年過五、六十歲的黑道大老出馬來教訓年輕飆仔比較上道符合行規,比較酷炫有才啊?

師父很民主。上面三種做法給你們小孩子自己思考、自己想一想,自由判斷。選好了再寫個信跟師父講一聲,南無阿彌陀佛。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