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3日 星期四

無差別殺人事件之典型個案研究:各國男性領導人

「無差別殺人事件」雖然在犯罪學界是新領域,但可能是我個人長期沉浸在古書的緣故,我一直認為這是非常古老的謀殺態樣的迷你現代版,不新奇。

戰爭,不論是內亂(例如共產黨為奪權位更改國號而攻打同文同種的國民黨,政變成功)或外患(世界大小戰爭,不勝枚舉,以侵略侵占異國異族之國土資源為目的),都是幾千年來沒有中斷過的無差別殺人事件。

因此,千古以降各國男性領導人是絕佳的「無差別殺人犯」原型。他們手上的「刀」可以是一句話、一張紙、一道電文命令,一揮出手(或出口)就能讓大量受國家機器馴化的男性國民全體服從,執行大規模的無差別殺人。人類史上,一生潔身自好、以德持身的男性領導者很稀少,絕大多數都是曾經下令主導無差別屠殺事件的殺人犯主謀,其加害範圍遠大於現今平民一人獨武式的無差別殺人事件。

這是我個人的見解。我認為只要深入了解千古以降各國男性領導人的權力思考模式、軍武屠殺模式、以及他們對於自己成為無差別殺人犯卻自以為具備充分殺人正當性、完全沒有罪惡感的犯罪心理,我們就不難了解一般群眾的無差別殺人犯行。歷史與當下、古人與今人都提供給我們大量屠夫型男性領導人的個案,只要研究、分析這類嚴重的犯罪原型,就能解密青少年、年輕人無差別謀殺他人卻完全沒有罪惡意識的犯罪心理。

下軍令要求軍隊謀殺、屠殺他國、自國、他族、自族的不特定群眾,這些男性領導人完全符合故意殺人犯的構成要件,而且是大規模無差別殺人。放任這些殺人犯位居高位、屠殺人類是人類千古文明不開化所造成的國際法(尤其國際公法)的巨大立法漏洞。

法律不公不義,因為法律是權貴的玩具。當一個青少年為砍殺路人被依殺人罪法辦時,世界上有這麼多男性領導人衣冠楚楚地執行無差別殺人卻沒被司法權追訴,成為人類千古一大群無法可管、無刑可律的「元首級無差別殺人犯」。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