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16日 星期四

讀《巨流河》與《洄瀾》:宗教篇

人類需要宗教出於對人類自身不完美的現實的基本領悟。觀自觀他、察家察國、思人思事,只要是人類就不完美,只要有人為因素就有缺憾與痛苦。宗教不是人民的鴉片;相反的,正統宗教的正信信仰者往往是最渴望保持清醒的理智與文明的高度的人。若說宗教有對抗的對象,也的確有。宗教是人類發明的精神文明,用以對抗與人類業報糾纏不清的動物本能:獸性人欲,貪瞋痴慢疑,財色名食睡,敵意威脅,權位功利。

只要人類戒不掉歧視、驕慢、犯罪、戰爭,人類就無法不需要宗教。世界上的人格光譜大分兩極:一種全力對抗自身的不完美,修行(廣義的「修行」已超越宗教界限)。另一種完全不對抗自身的不完美,攻擊(廣義的「攻擊」已超越戰爭界限)。游移在兩極間的大量人口不停地改變或抗拒改變。人類史上只要發生戰亂就會同時打造傳教佈道黃金潮:人間戰場是活生生的地獄,人們只剩下天堂與淨土這兩個未來選項。宗教的基本功能是不讓戰爭時代的苦命人類集體瘋狂、全體惡化為終身不治的重度精神病患。

我對教會朋友一直抱有超宗教門戶之見的友誼,至幼至長都有同學朋友贈我不同教派版本的中英文《聖經》或荒漠甘泉或相關宗教文學作品。我認為會主導戰爭與滅種屠殺的人間修羅沒有資格批評宗教是鴉片──亡命天涯、家破人亡的軍民不批評發動戰亂的人間修羅全是屎尿不如的人渣敗類就很不錯了。

戰爭是全人類的創傷。戰爭帶來文明倒退,戰爭消耗大量社經資源,戰爭浪費大量年輕人才卻讓大量權謀庸才一生五欲靡爛、耽淫嗜酒。我一直對「進化論」深感質疑,明明我從歷史獲得的大量知識都指向人類正在走「退化論」路線:以東西方古代皇帝為例,後宮邪淫、征戰屠殺、奢華享欲,是全人類當中獸性最強、道德人格最低下的品類,卻坐上金字塔位階的尖端位置。古人選擇領導人物的品味完全是野獸規格,習氣最像動物道的就愈容易坐到高權大位。

我不以《聖經》祭張大飛弟兄。過去生的弟兄,且容小僧祭您一句佛語:

「諸行無常,是生滅法;生滅滅已,寂滅為樂。」

謹祭全地球上為愚痴嗜權者的功名利錄平白犧牲寶貴人生的軍魂。會讓各國年輕人白白地大量從軍戰死代表各國各族的老人全都一般無明、無知、無能。因為無明、無知、無能才帶領不出一顆和平無戰的星球,因為無明、無知、無能才沒有清楚認知全人類是同一個種族。

We are one people; we are human beings beyond separation of nationalities.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