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16日 星期四

家:苦的根源

由於傳統華人社會過份強調家長威權與孝道,功能家庭失調、打罵教育、與施虐受虐的殘酷現實經驗傳承被過度消音,導致代代重演虐童錯誤。

我希望把第一手的受害經驗盡可能寫下來。至少讓未來的家長可以在沒吃過苦頭又不會修慈悲觀的狀況下了解受害兒少的感受。

我也曾經因為家長生氣故意沒收零用錢整整餓三天沒進食,光喝水。一般人很難想像懷孕生產過、愛美愛妝的台灣婦人怎麼會這麼邪惡狠毒?理由很簡單:前妻的女兒長相是前妻與丈夫的綜合品。嫉恨亡者又猜疑丈夫外遇,將全部的瞋恨不滿移轉到小女孩身上。

突然斷食餓三天,初初會反覆胃腸痛、空絞、無力,等到第三天後會習慣。因此,到第四天,虐待者突然拿一塊糕點硬塞到我嘴裏,惡狠狠地瞪我,低喝:「吃下去!」時,我的第一念是好想吐,第二念是怕被對方下毒毒死。我吃了幾口覺得又噁心又怕中毒,衝到廁所吐光,這才發現不論身理或心理上我都再也不信任這個「法律上的親屬」了,從此想盡辦法吃外食,不確定對方沒打死或餓死自己後會不會找其他加害方式。

這是青少年足足餓三天的體驗,至於嬰幼兒狂餓一週期間會受多麼激烈的痛苦折磨?小僧只有阿彌陀佛,無限同情。青春期沒被餓死、打死、或沒被逼成瘋子已是生命奇蹟;我唯一能確定的是整個社會過度渲染「天下無不是的父母」之類的教條大謊是幕後文化幫兇,這類講法替很多兇手壓案,也包庇問題家庭。

小心社會上人云亦云卻不符人生現實的教條。這些教條,小則只是令人成長後覺得被騙,大則誤導眾生犯下大錯。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