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16日 星期四

受虐者的朋友:女性化霸凌(六十六)

突然想到一個小學同學,一個出生在正常家庭的女孩。我常常把身上被後母打的傷秀給她看,被雞毛撢子或衣架抽打的痕跡。新的傷有紅紅的血色,舊的傷已經大塊烏青呈紫,再放久、放到兩三星期才會發黃變淡。我身上的傷痕天天不間斷,長期任憑新舊傷呈現五顏六色的怪異色彩。

她看到眼淚快掉下來。她脫口而問的第一句話是這樣子的:「妳的後母是不是心理有病?」這是台灣社會。一個受國小教育的國小兒童都會質疑虐童者可能有精神疾病(也就是基因不良、不適合生育又偏偏出於香火執念而結婚生育,完全違背優生學道理的不良母體),台灣南北整家族總共不下五、六十個大人卻完全沒有介入救人,也沒有強制後母就醫看精神科。我的這位女同學的判斷有理。我讀國中胸部開始發育時,後母開口逼我脫光上衣站到陽台上給鄰居看。她手裏拿毒打兇器,要不要脫?她逼前妻的女兒脫光上衣站陽台之後丟下一句冰冷的話:「妳真不要臉。妳好醜。」我當下確認我的後母精神有病;我甚至不解她的娘家是不是對我的父親隱瞞了什麼。等我出家後,我才驚訝地發現台灣香火文化泛濫到許多精神嚴重異常的人拼命結婚生育、產下代代一樣有精神病的子孫。

我的成長經驗是與這樣一個完全背德、經常撒謊、打罵苛待逼脫衣的惡毒異性戀女性長期磨出來的。我怎麼可能讓自己站到與她一模一樣的社會角色?她是個一生以交男友、嫁丈夫、生小孩為人生目標的愛美女性,卻活出極其負面的異性戀女性形象:追逐外表打扮、沒有實德人格。她的成長過程專愛讀些教少女美姿美儀吸引男人的八卦小書,沒有半本教女性最基本的道德涵養。一個女眾,考四書五經考到商職畢業也是這樣變成虐童犯、暴力犯,我認為四書五經的教育功能非常有限,背古書又食古不化,法不入心純粹應付,在生活上無法起用。

有些年輕男眾因為小小年紀情場失意而起煩惱訴苦時,我都會意味深長地講:「追不到娶不到說不定是你的福報;有的女眾光有淫色沒有女德,娶來放身邊是招業障,受苦受難受罪。」女眾的殘忍有時超乎男眾想像。例如情婦。男眾沒中風前百依百順,男眾中風後就背著別人打他、捏他、怨怪分不到他的遺產或不被男眾的兒女孝養,讓男眾垂老向女兒哭訴受虐再死在養老院。這些事,外面一面倒吹噓情欲家業、誘騙天真年輕人生兒育女的人不會講,會講的是我們這種不希望別人上當受罪、一生後悔的宗教師。

大家都知道吸毒不好,不必親自吸毒,看別人吸毒病倒、死亡、受罪、被罰、發瘋時就知道要遠離毒品。家庭也一樣。我一生看太多不良家庭(含為面子宣傳美化、內幕卻完全相反者在內),好不容易脫離一個名稱叫「家」的人間大地獄,怎麼可能會對成家有興趣?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