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12日 星期日

台式算命人生

「你一定是外國人來投胎啦!」

「你根本就是外星人!」

「你……一點也不像台灣人?」

「你外省人?」

「你原住民?」

「你印度人?日本人?尼泊爾人?華裔美國人?東南亞人?哪裏?」

「你很特別。」

特別?總之「我們」似乎不太一樣。心念這麼想,嘴就這麼問。

身旁的人長期不斷明示暗示、意有所指地指陳「我們」不一樣或不是同一個「族群」或「群體」或許也有其深層道理。舉例而言,我遇過大量會算命、迷算命、信算命、給算命、被算命、拜託我去算命的人(含依據算命結論為我取名字的長輩在內),我本身卻對算命一事相當無感。台灣出家眾也有不少對算命術有相當濃厚的興趣,有時甚至是因為出於對國學的熱愛(尤其是出家前已對易經或五行八卦星宿占卜抱持難以言喻的文化狂熱者)而著迷,相信到極致還根據命理之術來判斷人際關係。土生土長台灣人卻完全不信算命術的非常稀少。

深信命理與家族背景這兩大社會因素也算是台灣文化特色之一。台灣民間很愛追問打探他人父母親族背景,生活上習以為常。與歐美文化相反,對個人人格特質的興趣遠不如對出身背景所開展的人脈脈絡的興趣。一生回答無數次這類人際問題,有一回遇上一位奇葩。

「那,你生日哪天?」給答案。「幾點?」給答案。「噢,不可能啦!你是不是記錯了?」什麼記錯?我出生時不會自己看時鐘,時間是醫師與家屬記下來再登記到出生證明上的,別人有沒有記錯是我無法決定的事情。「哎,根據算命的道理,出生時辰是雙數的人絕對不可能父母不全!你一定是記錯了!不然就是你家的人記錯又跟你講錯!」我聽到這裏才瞪大眼睛。原來老一輩的世界觀與人生觀是這樣的文化邏輯:先藉由算命術定下種種牢不可破的大前提大規則,再依據它們來論定他人的命運、人格、生活--運用到極致還以命理之術來判斷事實的是非對錯,簡直等同神喻真理。

出生時間怎麼可能片面決定人生呢?地球上每一秒都有成千上萬人同時出生,這群數以千萬計的嬰兒怎麼可能只因為出生時點一致就擁有完全一樣的家庭背景與性格命運?出生時間竟還能決定父母是否會早亡?

日後遇到一位精通中西文化比較的法律博士,她的算命見解更出格。她認為中國人的命運至少要依據五、六種以上的算命術綜合判斷(紫微、八字、骨相、面相、手相、測字……等等)才能下結論,光依據單一一種下判斷都會失真。換句話說,上位原理原則更複雜、更多元,人為判斷的自由心證空間無量擴大。讀到博士也不敢輕乎台灣算命文化的社會威力,台灣民間重視算命學的程度可見一斑。

佛陀不贊成算命。雖然他出生時也曾經歷王室親族請仙人看相取名的標準作業流程,完全依據古人古老命理文化下預言,佛陀本人還是在教法中強調算命是邪命。縱使如此,台灣出家眾當中相信台式算命術的比例仍偏高。最誇張的作法還自行研發出史無前例的特別算法,替人算算看今生會不會證一果二果三果四果、來世會不會成佛、修行會不會順、有沒有福報或其他成就。奇怪的是,不論出身再高貴或具備社會階級位置,一樣非常熱中算命。更魔魅的是,還有人會為了算一算證果問題或其他疑難雜症而特地搭高鐵、台鐵、台汽或開車趕到偏鄉山上的野寺古廟去尋訪算命高人。

深深薰染算命文化的人會形成一種我一輩子也打不進入的人際圈。一種「我們」,一種文化自成一格的次文化認同,一種只消花三分鐘就會馬上將我歸類成非我族類的非典國家認同:算命國。對算命國公民來講,我不是外星人就是外國人,完全是個異類。下次看到我請別再祭出算命術來判斷了。一來不準,二來不好用,三來造成人我區隔,愈算愈製造人際疏離感與支離破碎、難以整合的割裂價值系統……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