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7日 星期二

佛典故事:鬥牛 Bullfight

天色向晚,牧牛人大聲喲喝著,驅趕牛群進城。飽食一肚美草的大肥牛一路跑跳,動不動還互相以牛角互相牴觸攻擊。這一幕被路過的佛陀與眾僧看見了。佛陀突然開口說法:「譬如有人拿著木杖牧牛,人類面對老苦、死苦的生存現實也一模一樣。成百上千的族姓男女縱使畢生勤苦積聚財產,無不一一衰老死亡。活著的人日日夜夜、時時刻刻都在消耗壽命,就像加蓋的井水漸漸減少枯竭啊!」

回到竹林精舍後,佛陀才洗足就座完畢,阿難便立刻上前請法:「世尊!您方才在路上開示的法偈是什麼意思?請您開示、說明!」

佛陀:「你有沒有看見路邊的牧牛人?」

阿難:「有,看見了。」

佛陀:「這個屠戶原本養了一千頭牛。屠夫天天派手下出城放牧,讓牛群吃美水好草,長得肥壯高大以後再擇期宰殺。這一千頭牛已經被屠宰一半以上,剩下不到五百隻牛渾然不察,完全無感,不曉得自己死到臨頭,還每天跑跑跳跳、大鳴小叫地互相牴觸攻擊。我有感於牛群的愚痴無智才會說偈開示。何只是牛族如此?世人也一樣!世人精打計算、處處計較人我是非,不念無常事大,每天耽溺五欲、養護身體、追求感官娛樂,甚至為此互相殘害;等到無常現前、冤家相逢才突然警醒,平常迷迷糊糊、不知不覺,跟牛族有什麼差別?」

聽完佛陀開示,原本貪圖利養的兩百名比丘自勵精進,得六神通,證阿羅漢,當場起身向佛陀頂禮。


原典出處:《法句譬喻經 無常品》


-修行筆記

牛群數量每天減少,一一被屠戶宰殺、出售、烹食,卻依舊麻木不仁地鎮日內鬥起諍、互相攻擊,爭奪眼下的母牛肥草。人類的歷史亦然。傳統父權思惟架構運作出來的國際關係充滿鬥爭衝突,爭地奪女,爭權奪利,很少立足「全球人類」的生存大局全方位思考。

只要是男性領導人依舊式父權框架組織而成的國家組織、政治組織就非常容易淪為好大喜功、主戰主殺的帝國主義集團。從古迄今,男眾當中能像佛陀一樣將王室功業與權位福報完全轉化為利眾、利他、救生、護生的正向依正資源的人非常稀少,像千古歷代無良掌權者一樣打造人民的劇烈痛苦不幸的嗜權庸才卻很多……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