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3日 星期一

叛逆與政治狂熱

為政治狂熱是國家不平順、人民不幸福的證明

那夜,他滿頭是血、全身酒氣、又說又笑地進門,我嚇到連爸爸都叫不出聲。他很醉,口齒不清地模糊交待說總統大選快到了,他下班搭計程車與司機大吵一架,吵到最後車靠路邊暫停,兩個大男人下車打架。

鮮血從他黑白相間的髮際大量滑下。少年白,沒染黑卻染成陰沉不祥的血紅。他笑著解釋是因為政治理念不合,跟司機一路從聊天演變為爭執,兩個人愈講愈光火,最後直接下車打架。就為了政治。

我看著這個超齡大男孩帶血的笑臉、染血的西裝,彷彿可以稍微理解祖母憂愁無言的雙眼中一生放不下的叛逆少年。是什麼樣的國家,安不了人民的心?是什麼樣欠缺全民向心力的國家,讓本不相識的人民為了政治理念一言不合大打出手?

那場架打完沒幾年後,他離開台灣。離開台灣,從對這岸的失望換成對彼岸的失望,老得更快,眉鎖更深,怨言更多,整個人散發一股難以表述的強大忿怒。兩岸都無法讓他幸福,無法令他放鬆、快樂。

幾十年過了,「政治令人民不幸福」的現實還是現實。務實的人直言落伍不足,逃避的人算命問卦……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