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4日 星期二

禪式喜劇

教外別傳,不就充分自由心證?心法心法,心外無法,不是百分之百自由心證?禪家手眼活潑,將僧俗論議鬥法的對話(兼對罵)悉數紀錄刊印成文,字字句句不離宗教名相,屬於高水準的鬥嘴吵架。

說是一僧一俗,總是華人先禮後兵的老招式。俗家先客氣謙稱是想請問、請法、請開示,沒問上幾句知見就開始重度踢館了。俗家先側踢恐嚇「我要打你香板」,僧家也翻踢回敬口頭幾下香板,成立虛擬香板口頭互毆。香板鬥夠了愈吵愈兇,正面互攻對方是「神經病」。這「神經病」三個字還真有禪意禪趣,上了年紀的老參幾乎都拿來當現代機鋒講,多親切啊!僧俗互相以精神有問題污名化對方事畢,這對一樣寫書出書發表修行見解的知識份子就來段「千古文人相輕」的古老橋段,激動地要求對方要自理燒書,把充滿邪知邪見、亂寫一通的邪書燒掉。燒不燒?不燒!口頭拳腳不夠看,唇槍舌劍開始招招刺心,佛魔心之辯,禪語錄之諍,高聲互訶為邪法邪見邪魔邪師,一路從佛陀打到耶穌,從自性皈依鬥到正式皈依,三關一關地愈講愈熱烈,吵到最高點就把寺廟名稱都吵上來了。喝,好一對禪門師生,說法的與護法的大吵幾小時,等吵夠了再冷靜地就坐長談,吃茶喝咖啡和解。大和解的結論真妙,明明吵這麼兇,雙方竟然對外宣稱「相談甚歡」,成為一宗「先禮後兵,兵後復禮」的幽默公案。

眾生習性無量種,有些眾生的確以互摃論議、對辯法要為樂,吵不來嫌無聊,有得吵反而吵出道誼,從此說法護法合作無間。由於根器不同,對某些眾生而言吵架是不和合,對另一些眾生而言吵架卻叫做「法緣甚深」。

讀這段禪式喜劇般的語錄那日狂笑了整下午。真真是有深度的吵架,互搬大量宗教知解名相對罵,竟還能吵出個禪門公案語錄!

吾宗祖庭真真不可思議。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