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14日 星期五

犧牲

有一個平民媽媽故意在一個高官媽媽開車接送女兒上下學必經路線苦等攔車。

這個平民媽媽沒有任何不理性的言行,相反的,她極度理性。她節制、有禮、克制地攔下官員開的奢華轎車,逼對方搖下車窗對話。她輕輕地問:「為什麼妳的孩子穿著高級衣裳坐名車去上學,我的孩子要被逼上戰場犧牲?」

同樣身為母親的高官馬上變臉。她是主戰派,先前不久才公開進行很多演說鼓勵並讚美軍人為國出征、為國犧牲。

這不是很新的思考方式,早已在各國傳開。

不論是誰,當他/她在美化與人命相關的「犧牲」概念時,尤其是官方,通常自動排除了自己的至親家人。出於階級運作與制度設計,在犧牲前,菁英階級早已決定「誰」會被犧牲。

在台灣,這是起碼好幾十年以上的民間生活常識。世界上總有一些歌頌犧牲的人,因為「別人的孩子死不完」(俗諺)。教我這句話的清一色是現今至少六、七十歲以上的老人,他們全都走過二次世界大戰前後的苦難,最懂「犧牲有階級區隔」的人生現實。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