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8日 星期六

我是吸血鬼?

德政:誠實面對人種結構,健康政策大進步

當初是怎麼發現或確認有歐洲血統的?因為生病。

不斷發皮膚病,不停地換大醫院抽血,抽出很多種正確答案。在這麼多種皮膚病當中,有一種是近年才被年輕醫者確認並擴大臨床觀察的歐洲遺傳病:玫瑰斑。

玫瑰斑是不治之症,全球無藥可醫,嚴重時滿臉長麻子般又紅又爛,膿很深,膿深埋在肉裏,一發膿發一兩個月之久。會發燒,會不適,會有類似感冒的症狀,嚴重些還四肢亂疼。此病通常發作十年左右,好或不好碰運氣。初期發作時,老人家只當你長了青春痘;等到滿臉全斑時,老人家才會很驚訝地發現要週週打針、日日類固醇地沒完沒了。類固醇沒有治病療效,只是壓症狀、讓病患減輕痛苦,熬幾個月熬到免疫系統自己修復。

台灣醫界這二十年內確認台灣人口得玫瑰斑者愈來愈多,而它是原本限定歐洲人種才發作的怪病。古時得此病的歐洲貴族不能晒太陽、吃熱食,變成躲在城堡裏吃冰涼食物的怪人,皮膚慘白又見光死,傳說八卦亂講到最後就鬧出了「吸血鬼」這文創名堂。

(註:我們這種玫瑰斑病患為了避免發病而採取的預防性措施就是躲太陽、不吃滾燙食物、常以水或冰降體溫。我們就是「吸血鬼」八卦的不幸原型啦!)

當年那位留美還是留歐的年輕皮膚科醫師宣判驗血報告時興奮到不行,像中什麼大獎。我是很納悶,他是很興奮,講這是台灣皮膚科史上的大發現,破解一項長達一世紀、半世紀都以為無解的怪病之謎。

說穿了就是台灣人有歐洲基因這麼簡單的事實。人民病得要死、苦得要死,政府當初何不早點面對現實?世界上,愈不誠實面對國境內的多元人口結構現實又愛拿「單一民族主義」洗腦的國家就是人民被病痛嚴重折磨的國家。誠實是美德。誠實則有德政。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