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26日 星期六

女性性記憶:女性化霸凌(六十七)

為了兩張波卡,兩張衣服穿好、裸露尺度遠遠不及大街小巷雜誌封面與網路新聞充斥的比基尼女體照的悠遊卡,全台議論紛紛。

大家的人生當中一定很少有機會聆聽女性談性事,談她的身體與她的性經驗。大家一生受女體暴露照毒害,活在二六時中充斥女體全裸半裸或裸到只剩勉強遮住三點的比基尼薄布的照片、充斥女體性暗示的社會,很能接受大量女體被當成負面性欲化行銷素材(男性知識份子圈說得很白,父權社會對女體集體意淫成習慣),卻無法忍受波卡將性欲化行銷的特定女體當成正面公益形象人物。這個社會百分之百鼓勵女性行淫欲,百分之百縱容性產業,卻偽善到不敢也不願讓以此為業的職業人士檯面化。

可惜大家不認識她;可能早已往生的她。

當年高齡八九十歲的她重病、瘦弱,趁我送藥送食的當下拉住我聊天。她很平凡,平凡地結婚生育傳家持家,相夫教子操勞一生。迄今我都想不通為何她會一時興起拉住我談「性」。這是個謎。

她牙快掉光了,氣若游絲地自言自語回憶起她年輕時在大陸出嫁新婚的生活。家鄉在貧窮的鄉下,出嫁未久的她很成功地生下兒子穩住家庭地位,被當地其他媳婦欣羨,常有人私下找她請教一炮得子的方法。滿面皺紋的她張開逼近無牙的小嘴,這麼告訴我:「我就問她呀,妳跟先生一週來幾次?她講了。我就教她呀,一週來兩次,要怎樣怎樣做,果然,後來她就懷孕了,她還特地來謝謝我教她!」

年邁的她一身重病,藥袋的藥丸多到像糖果包。她無問自說談性事帶給我的震撼非常大:第一,我從來不曉得一個已婚婦女活到八九十歲時還這麼在乎性行為;第二,我從來不曉得從年老色衰、逼近死亡邊緣、全身上下毫無世俗美感或性感品味可言的女體嘴裏用懷舊感傷的口吻談性行為時,身體印象與心靈欲望的落差如此巨大;第三,我從來不知道懷孕生產對一個女眾的代價如此龐大,大到她不論再老醜再逼臨死亡也一樣對性欲無法割捨,因為只要思及兒孫、曾孫等後代,她必定會回憶起她年輕時代的性經驗。後代的存在不斷提醒她,欲望無明煩惱同在。

她念佛度日,求生淨土。有一種淨土叫凡聖同居土,是凡人與聖人共住的淨土。我想,她會回來。對性事難以忘情,高齡八九十臨命終依舊念念不捨婚姻、淫欲、懷孕、生產,終將以凡夫之軀投胎再來。對修行人而言,將性欲與生殖概念串連並給予正面肯定且毫無任何惑業煩惱自覺,臨終不悔悟不檢討,無疑是生死輪迴保證書。

做的人很多,說的人很少。

暗地實施的女眾很多,公開面對的女眾很少。

波卡為何令一般人難以接受?一般人習慣的是不斷私底下反覆實施淫欲煩惱、不停地為淫欲墮胎或生育、卻在公領域純潔忌口裝天真的刻板女眾性別角色,很會做又不能說,符合沙文父權對「身體行為如惡魔般淫蕩,言語表情如天使般純真」的傳統性別想像。

如果波小姐老到八九十歲成為老奶奶了再度登上卡片又如何?當女體又老又醜又逼近死亡時,該女體的性經驗、性記憶、性表述、性生殖等等欲界根本煩惱能不能公開讓全民徹底修一場巨型不淨觀呢?

波卡像一面鏡子,映照出過性生活的大眾不想公開面對的真實人生。最令人難以忍受的是那兩張卡無言無聲地說了實話:「大家私底下過的生活其實都一模一樣。」

輪迴,煩惱,無明,欲望。全都一模一樣。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