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6日 星期日

蚊界佛緣:我的抗體菩薩

這幾天很關心登革熱疫情,納悶怎麼學佛吃素以來餵了將近二十年的蚊子,來吸血就盡量給吸,只有擔心對方吃太飽肚子圓滾滾會脹死(法師好心告知說太貪吃的蚊子的確會吸到撐死,所以觀察肚子有吃飽就要請牠飛走,以免蚊媽媽暴斃一屍數命)才送客,竟然沒被吸出疾病?

可能是不殺蚊,不滅蚊,只是單純以抹布清水清潔打掃,東餵西餵無差別什麼品種都餵的結果,經年累月餵出混合疾病抗體?

這道理就跟B型肝炎免疫學一樣。小學時代驗出有B肝抗體,得以倖免足足四針預防針之苦,羨煞同班同學。那時年幼,認真請教巡迴校園的醫師為什麼我會有抗體?他笑笑說不知道耶,開玩笑說是不是我很愛吃路邊攤才吃出免疫力?他解釋說,就是身體提早發現提早抵抗,可能曾經有不舒服卻沒發現。

說到抗體,沒針對登革熱研發預防針嗎?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