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15日 星期二

蚊媽在電腦上翻倒了!

她就在我面前翻倒了,一隻通體黑亮的母蚊孕婦。

她六腳朝天,左前足時不時抽動著,躺在鍵盤邊緣安靜地掙扎。說是安靜,不就是人耳結構與她的聲波頻率不太相應?說不定她正在高聲尖叫「救命哪!我快生了」云云。

這孕婦還活著!有救!講了句溫馨鼓勵話安慰她,摸摸她的腳,她動一動,像在病床上用力比手勢表達肢體語言的病患一樣。她動了又動,圓滾滾的大肚子沉重到翻不了身,只好拿張衛生紙接住她,等她抓著了再往戶外送。

送走了她,我呆呆地納悶起來。烏龜四腳朝天可以理解,殼太厚重。小強六腳朝天可以理解,肚大腿短跌一跤翻不動。怎麼長翅膀靠飛翔過蚊生的蚊子也會六腳朝天?怎麼會飛蚊失事空降在鍵盤上?溫室效應嚴重到連蚊子都飛不動啦?

算了,不理她。原本還緊張一下她是不是快生了?不可能。自幼看蚊子生小孩都在水溝生,怎麼可能跑到電腦類的無水機器上臨盆。更何況世界上除了人類用兩腳朝天的翻肚動作生產之外還有別的動物仰式生產嗎?我搖搖頭,生物學課本上當然沒交待動物與電腦的關係;古人沒得實驗證明。

回歸正題,繼續打字。打沒多久,她又來了!一模一樣的六腳朝天仿人類臨盆動作,一樣無辜地看著我抖腳(抖是她的生命暗號:我活著,還有救),更扯的是降落地點又是在上次的鍵盤隔壁!這下子我確認了一件事:她是故意的!這孕婦不知是肚子吃太飽還是寶寶扛太多才會跌倒?明明就翻到爬不起來,又怎麼有辦法從門外再度飛回原點?分明就是蓄意引人注意!

當登革熱在南台灣發燒奪命,小室迎來送去一隻又一隻肚皮喝血喝得飽飽的母蚊子。當蚊子在戶外人人叫殺喊打欲滅絕,小室出現一隻故意對準我的左手前方的鍵盤空降的頑皮蚊媽。

這是「蚊的報恩」嗎?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