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16日 星期五

繁殖焦慮:女性化霸凌(六十八)

「都不結婚……」老太婆高聲埋怨。

「奈A攏不愛生仔?」又一個老太太尖聲開罵。

「這呢少年不結婚……」老公公放話加入戰場。

「少年仔都不生……」另一個老公公低聲附和。

我默默走在斑馬線上,聽背後一票老人愈罵愈大聲,不禁同情地暗忖:這整群長輩到底是在當街圍攻霸凌哪個倒楣後生?台灣社會與歐美社會最不同的是台灣民間欠缺隱私權尊重與性自主權等相關人權理念。世代之間經常將情欲焦慮、繁殖焦慮直接透過公開催婚催生的言論方式誇張表現──在歐美被視為沒教養、不禮貌、惹人嫌、極富冒犯性質的婚戀隱私質問,在台灣是司空見慣的日常訓斥與生活會話。公開催別人結婚生育其實就是換個名詞公然教唆別人交媾、性交、打炮、淫欲、行染污行的意思。這道理就與「肉」字一樣。一如用「肉」取代「屍體」可以遮蔽人心對食屍行為的厭惡感與道德反省力,用「結婚」取代「性交」也可以遮蔽人心對公然教唆他人淫染交媾的羞恥感與文明自覺性。(年輕世代對婚姻的直觀相對坦白。現在年輕人發表參加婚禮的感想不再像老生代那樣重重層層包裝;年輕人直接發言為文:「老天爺,那天我參加老朋友的婚禮。他以後一輩子的性交對象就限於身邊的新娘子,再也不能跟以前一樣跟我們整群兄弟四處鬼混找妹了……」現代年輕人很清楚婚禮界定什麼人生內涵與人際關係,很少用神聖純潔的傳統語言去歌頌它、包裝它、美化它)

我停下腳步,站定回頭,想看看是哪個倒楣年輕台灣人被整群老人霸凌逼性交。這一看,我倒楞住了。那是一大票起碼六、七十歲以上的老人。前面慢慢走,後頭還陸陸續續有人從遊覽車下車。除了年紀五十歲上下的運將以外,成員沒有半個年輕人。別說年輕人,連三四十歲的中年人都沒有。那麼,他們開罵那麼久到底在罵誰呢?團員根本沒半個適婚適生的年輕人!我一回頭觀察,他們突然集體靜默下來。不只集體閉嘴,還躲開我的目光,個個低頭看著地上或左右張望看路邊風景。

「天哪!長這樣還想生育?」經年累月被傳媒上的俊男美女照片(尤其是三毒熾盛、眼神淫邪、動作充滿性暗示的曝露女體照片)洗腦毒害的我覺得不可思議。與都市中注重養生、打扮、穿著、髮型、健康、外表的老者不同,他們是遠從貧窮偏鄉出遊的鄉下老人。他們年事已高,滿佈皺紋,頭髮亂七八糟,穿著鄉下菜市場隨便賣的便宜俗氣成衣,衣服又舊又髒,腳上踩著顯然很少清潔、充滿污垢的鞋子,外露的腳指甲也一樣髒,髒到令人質疑是否有定期洗澡。

我不禁反省自己是不是被大眾傳播媒體的女體男體刻板印象洗腦了。人間世本來就不是只有傳媒歌頌宣傳的帥男美女人生勝利組會執著生育;再醜再笨再窮再不幸的人也一樣執著生育!習慣直接將年輕健康的身體與情欲、繁殖這些概念串聯又無法忍受又老又醜又瀕臨死亡的人類發表他們對情欲與繁殖的渴望的直覺反應代表我受父權社會刻板價值觀毒害太深。換句話說,我已經被社會媒體訓練到無法接受老死至近的醜惡老體與情欲生育行為之間建立無明欲望因果關係。自己的人生已經如此醜惡、不幸、髒污、不健康、不美好,為何還期待再生育其他新生代來加害吃苦?自己受罪受難一輩子還不夠,再故意拖新生代下水?

為何老死至近的老人充滿繁殖焦慮?別說老人,年輕人也一樣。渴望結婚生育的年輕人有不少是基於一模一樣的死亡壓力而產生生育衝動,他們想生孩子是因為希望在自己死後留下些什麼在地球上,思考生育時有高比例同時思考自身的老年、疾病、死亡。不過,我不認為以生育對抗死亡是有效策略。一、生者皆歸死,不論生再多,每個新生的新生兒未來都一樣會成為死亡的屍體。二、代代繁衍無法解決老者的死亡恐懼與死亡焦慮,同樣的死亡恐懼與死亡焦慮會在新生代長大成年衰老後在新生代身上重演,問題一模一樣沒有解決。三、出生是死亡的起算點,出生本身就是死亡保證書,出生並非死亡解藥。

老人心心念念情欲、生育、繁衍有礙正念往生。臨終那念起不了正念;起情念。渴望情愛、欲望、人倫、繁衍,增益貪生怕死渴望繁殖的欲界驅力。喜歡生育就保證輪迴,保證六道生死往返,沒完沒了,無法解脫。老人催生不盡然可以催得動年輕人,但一定可以催得動他們自己。情念不死,欲念不死,淫染渴愛不死,繁殖本能不死,他們一定會投胎再來,受胎兒、幼兒的妄身妄報,有願必成地重頭輪迴一遍。

地球人口爆炸空前,現代人口是古代的幾十倍以上,老人還在憂慮子孫婚結不夠、香火不夠、人丁不夠。心念若太強、太深、太重,轉眼老人往生後便自己重頭再來投胎,再度輪迴轉世成為子子孫孫的後代──最會為繁殖焦慮的人的結局無非是自己投胎成嬰兒,自己滿自己的願。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