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17日 星期六

炫殺世代

我的祖父是難民。被二戰、國共內戰、文革所逼,不得已忍痛離鄉逃亡。那一代為何招感戰亂?那一代是好殺炫殺世代,當時在共業出生的人的人格特質是寡慈悲仁愛、好血腥屠殺。

祖父數度向我炫耀殺業,以人類的謀殺惡行為傲為榮。他餐餐重金食肉之餘,也喜歡蒐集巨龜標本這類動物被人類謀殺後妥善保存、高價留通的屍骨遺骸。他曾經指著高級政商住宅區內的住所牆上的巨龜標本向童稚的我炫耀,大意是他見過不少世面又有辦法,不但有本事取得這類天價動物標本,還吃過一般華人一生沒吃過的犀牛肉、馬肉、老虎肉這類「山珍海味」。

祖父老後,我眼睜睜看他的殺業重報不斷成為現世報。別家的老人清蔬淡飯養生,他大酒大肉度日。別家的長輩真牙健在,他老早就換成全套假牙。別家的長輩很少出重大意外,他三番兩次受傷開刀住院,在雙腿留下大量驚人的術後傷疤。別家的長輩可以活到八九十歲以上清閒度日,他不到六十歲就開始數度中風過輪椅人生。別家疼惜兒孫、陪伴兒孫的長輩有整群兒孫照顧陪伴,被他終身離棄的兒孫的共識只剩集資送他去養老院,一切花錢交給外人,用錢解決。他的面相明顯因為殺業太重而嚴重劣化,從年輕時代清秀英俊的少年變成五官難看失衡的老人,書卷氣質完全消失,變成一股難以言喻的狡詐猙獰。

或許是為當年那市價數十萬以上的巨龜標本,我一生對龜族有種深刻的慚愧感、罪惡感,覺得龜族被追殺、盜獵、謀害、慘遭毒手的背後犯罪組織也要算我一份,因為我是嗜殺者的後代。身為嗜殺者的後代,我從不認為血統高貴或值得驕傲。相反的,我認為我的血統極其低劣、不潔、不堪,完全不值得流傳下去。我認為把這種嗜殺嗜血的不良基因傳下去是對不起全人類的惡劣行為。

「我的基因不好!」有不少四眾弟子當面聽我說過。

我的基因不好。

我是謀殺者、屠殺者、殺生者、食肉者的後代。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