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22日 星期四

獸性式天經地義

古代華人不具備現代生物學、動物行為學知識,也沒有足以針對動物族群二十四小時進行觀察、追蹤、紀錄、建檔的現代科學設備,士夫八股古文裏充斥將人類行為類比動物行為的「天然之道說」,充斥華人道德系統論述浮濫使用的知名成語「天經地義」。

在所有「天經地義」中,古代華人最喜歡強調自然之道兩件大事:食色性也,殺生食肉與男女淫欲。這類論述在清末民初直到民國六、七零年代左右還很興盛,近年來不但示微還飽受譏嘲。

殺生食肉部分,由於新生代受現代文明教育又從多元媒體吸收大量動物行為相關資訊,新生代很清楚人類的文明飲食行為不能以動物界當標竿。動物界的草食性動物數量遠勝肉食性動物,在大自然界中,就牲口數量而言,草食動物才占大宗。占動物少數的肉食動物的肉食行為特性有二,一謀殺獵物後生食屍肉,二撿拾屍肉直接生食。肉食動物的食肉行為是生吃屍體,不烹煮也不消毒,肉食動物平均而言遠比草食動物短命。最特殊的是微生物與細菌分解動物屍體、寄生於屍肉上快速繁殖的現象:人體本身就是微生物與細菌的「食物」,不但往生人屍被分解是如此,縱使活生生的人體也二六時中與大量微生物與細菌共存,時時刻刻被牠們「生吃」。古人以自然之道「天經地義」為殺生食肉行為辯解究竟是想模仿自然界哪一種肉食動物的行為?屠殺?食被害屍?撿食生屍?寄生生屍?分解生屍?還是直接與活體並存、以活體為食?肉食動物或食屍微生物的飲食行為真的值得人類學習當典範嗎?

男女淫欲部分,動物交配繁殖行為最容易被引用為歧視同性戀族群、拒絕解消性傾向歧視、或否定同性婚姻制度的想當然爾理由。這種粗糙的八股傳統論述馬上獲得熱烈迴響,散佈於各行各界的知識菁英圈祭出大量動物界紀實反證,證明在自然界的其他動物一樣有同性戀行為,野生動物如此,動物園如此,連人工飼育者也如此!甚至有以配種營利為目的的飼主還為了養到經年累月鎮日追逐同性、拒絕與母獸交配的同志種公(gay animal)而大起煩惱,放話即將屠殺了斷,結果消息走露,該不幸的同性戀雄性動物被好心動保團體重金營救移置養護而倖免橫死的現實公案。

古人以動物交配行為比擬人類男女交媾的異性戀文化是出於對動物行為學的無知與資訊缺乏。不論在野生動物界或人工飼育界,熟悉動物行為的人都知道幾件基本事實:動物界很少天性忠貞,採一對一忠誠制的物種很稀有,雜交、群交、濫交才是主流。不只雜交、群交、濫交,每次發情期都改換多重性伴侶,也完全沒有亂倫禁忌觀念,血親雜交繁殖並不少見。縱使是貓、犬、鼠、雞、……這類被人類馴養幾世紀的寵物也獸性難馴,只要飼主粗心沒有隔離、結紮、外送,母子、父女、兄弟姐妹手足之間亂倫雜交行為很容易發生。動物界擇偶交配行為規則單純是比權力、比體力、比地盤、比蠻力;發情期一到,為爭奪交配機會而鬥毆,親如父子也一樣可以互咬致死,誰活下來就稱王與大量母獸雜交繁殖。若現場觀察過動物發情行為的人都知道,動物交配行為兩情相悅比例不高,逼近性侵強暴的惡意交配行為反而不少,雌性動物經常因為不願意而公然與雄性動物大打出手。在動物界,淫業的必要代價是殺業,為淫鬥得你死我活同類互殘,獸性至上。古人以自然之道「天經地義」為異性戀文化辯解究竟是想模仿自然界哪一種異性戀動物的行為?雜交?群交?濫交?亂倫?亂倫產子?性侵強暴?反覆實施的集體情殺與跨代屠殺?還是帝制階級化、地盤區隔化的不公平性資源分配?動物界的異性戀淫欲行為真的值得人類學習當典範嗎?

以上列舉的是普通動物界的一般行為現實,值得人類學習的正面動物行為典範通常是由文學著作或宗教經典呈現的擬人化故事。從動物童話、伊索寓言到佛經,具有語言能力的動物故事想表達的主題往往是「食色性也」以外的道德隱喻或倫理主張,假借動物故事表達在古代封建專制的帝制時代不便或不能直接批判的人類惡行劣蹟。這類擬人動物故事傳達的動物行為特質通常強調動物間的親情、友情、獸王慈護獸民、誠實、聰明、團結、合作、分享、共患難、社群特質等,明顯迴避對動物界生食活屍/死屍的肉食習氣與雜交亂倫交配慣例的事實描述或批判。佛經開列的「菩薩示現動物身」是例外中的例外,在動物界是極其少見的稀有特例。

以後千萬別再亂教小朋友過期的「天經地義」價值觀了。若再以獸性當典範亂教下一代的話,人類社會長期聖賢難產,反而代代量產各式各樣的罪犯。古代華人的道德系統並不神聖高貴,充滿可議且落伍的瑕疪──本文僅略舉其一「天經地義」:也就是向獸性看齊、向下看齊,寧願模仿、學習、保留、實施動物道的獸性,也不願意揚棄獸性本能,堅持建立具有人類特色的高度人性文明。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