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11日 星期日

農業:救人救世的志業

台灣菇農、菜農、果農、糧農於小僧有深恩。

香菇救了我後半輩子。

我出生時,是當時過敏知識極不發達的年代的少見過敏兒。出生於有氣喘與各類呼吸道過敏遺傳的家族,家人經年累月帶我就醫、打針、吃藥,才讀幼稚園就學會了「過敏」這個新興名詞。

當藥罐子當到二三十歲,我對中西醫治過敏的藥物已經熟悉到可以在看病時坐下來直接告訴醫師藥名、研討是哪家藥廠研發的第幾代過敏藥、藥物副作用為何的程度。活到中年,幾乎每個醫師都當面警告過我,我要想其他辦法控制過敏病情,不能再長期依賴藥物下去。他們警告我,類固醇從童年吃到中年吃幾十年,再吃下去有洗腎風險。醫師說寧可不看診不賺錢也要教會我可以不看病吃藥洗腎的保養方法。

控制過敏的三大條件:

環境保持清潔,心理保持低壓,以天然抗過敏飲食取代藥物。也就是以病患自主生活管理取代藥物控制。

以香菇為代表的菇類飲食正好是最具有抗過敏療效的天然食品之一。由於大陸走私香菇問題嚴重、來源不明、品質不良、不宜食用,這十年內重新振興的台灣本土菇業等於是救命事業。以台灣洗腎率之高(醫界說曾不幸高居世界之最),台灣菇農等於是救命事業。台灣過敏人口占至少七成,菇業的興盛有助於國民健康提昇與人力資源保值。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