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28日 星期三

教孩子不服從

傳統華人教育歌頌長者,洗腦孩子服從命令、敬老聽話是絕對美德的道德教條。我認為這是台灣迄今犯罪問題沒有大幅度改善的主因之一:盲目敬老,沒有核心價值理念,欠缺上位道德準則,不懂理性獨立判斷,讓代代墮落腐敗的老生代帶出墮落腐敗的新生代,惡業傳承始終不衰。

我曾寫過一篇文章,談高中時代租屋看房子時,遇到淫媒女房東當場拉皮條叫我下海賣淫充當房租的公案,藉以警告女學生、女居士、家有青春期女兒的家長。文章一寫,一堆台灣成年網民留言開罵,罵的對象不是淫媒而是法師。他們認為法師應該要「放下」,不要出家這麼久了還抖這些台灣黑暗面出來,執著過去(當時我很客氣,沒一一質問這群男性網民本身是不是性交易者)。過去?犯罪學個案沒有過去。每一宗犯罪學個案都在當下每一宗發生的類似個案中重生,每一件色情犯罪個案都是在千古同一片色情文化沃土上盛綻的毒花。過去?若真的過去了,台灣一年到頭發生不完的性犯罪與色情事件是怎麼回事?要放下也可以,等全台灣都沒有人當淫媒、買春者、賣春者,證明我的黑暗經驗已經是一去不返也絕不重演的歷史檔案,我就不寫。

淫媒女房東是年紀介於中老年間的女性,為了財利,當場教唆單純的女學生下海賣淫。她在台灣活了起碼五十年左右,看到身上穿著聯招最高分的第一學府制服的新生代時腦子裏想的不是栽培人才或保護民族命脈。她說:「妳念這家高中,一定會很受上班族歡迎。我介紹客人給妳,我們三七分帳吧?」看我臉色大變,她又改口,「不然四六分帳?我認識的都是上班族,年輕,長得不錯。妳有沒有男朋友?」我隨便塘塞幾句話,逃出那棟大廈。

從此,中山北路再也不是記憶裏行道樹芳美的高級住宅區,而是淫媒淫客群聚的人渣淫窟。華人長輩再也不是書本上寫的道德賢聖典範,而是淫蕩無恥的獸性動物。我當時才十幾歲,從此學會質疑華人社會的老生代的言行,日常生活不論與哪樣的男眾相處都沒有安全感。我不知道台灣有多少女性長輩是淫媒,有多少男性長輩是嫖客,光看外表衣著社會階級根本看不出來。我活到十幾歲才知道這片土地上住著大量衣冠淫獸。

我大受驚嚇,事後把事件始末向我整群讀高職五專畢業、早早出社會工作的朋友們傾訴,反而被她們瞪大眼睛詰問:「天呀,妳不知道中山北路是色情區?什麼六條通啊八條通啊,那裏有很多色情酒店,很多妓女小姐,夜夜有計程車大排長龍在酒店外面等著載她們帶出場性交易!妳一定是一直讀書考試、世界一直只有家庭跟學校,不知道台灣社會是怎麼回事!」

從此,我這群朋友們像大姐姐般從高中教到大學教我一堆社會染缸生活常識,邊教邊搖頭:「哎,大學生,高材生……太單純!」她們教我怎麼判斷哪些是黑店,騎車載我慢慢逛馬路,邊逛邊教邊出手指劃:「哪,那個泊車小弟是管看門的,裏面黑黑的只有彩色小燈泡,好像有小姐穿短褲露二郎腿有沒有?做黑的。那種店很多黑道。那是不高級的。高級的是有計程車排隊的大酒店、大飯店,等載高級妓女跟有錢客人。如果是唱歌喝花酒,一瓶開瓶費起碼五千、一萬,一個人泡一個晚上喝酒點小菜也要起碼四、五萬……」

這次我不怕網友罵了。我查過政府、民調、社工、婦運……各界資料,知道台灣粗估有至少十萬以上的性工作者與年平均五六十萬(或以上)的性交易消費人次。區區兩千三百萬人的小小島國,竟然量產六七十萬(或以上)的色情產業相關人口,而且剩餘檯面下黑數還難以估量。誰來罵就代表他本身有利益考量;他本身是色情產業鏈的支持者或既得利益者。

記得教孩子不服從。

大人不一定道德,不一定正確,不一定善良。大人不一定自律且利他,大人不一定清楚自己權力濫用。大人的性欲過盛、獸性失控問題是社會亂源主因之一,也是剝削凌虐新生代的主要犯罪事由。若教小孩盲目服從大人就是讓小孩置身險境,讓小孩被他無法掌控、無法應付的強勢野獸左右。

全世界的屠殺、毒品、色情、犯罪都是大人教壞小孩、你命令我服從地代代交棒下來的負面文化傳承。每代都站不住核心理念價值,代代新生代被老生代帶壞。有些大人是淫亂、罪惡、三毒熾盛、人皮獸性的腐敗存在;孩子若愚痴理盲百分之百服從那種劣質大人的話,地球就永遠是一顆量產敗德罪犯的低度文明星球,人口素質提昇不起來。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