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5日 星期四

真妄測試:父母

《楞嚴經》緣起於阿難陷墮。為此七徵十顯重重破執,直指心源,五蘊、六識、十二處、十八界一一詰辯,勘破人間塵境建立於無明妄見上的事實,三界純虛妄相想。阿難忙著請法提問,初出家的摩登伽女已證阿羅漢果。不悟心性則為塵境所轉,為色相所迷,為咒力所惑。一個男眾淫欲心做不了主、染污行無法自制,問題不在女眾美貌魅惑的客觀存在(正確而言,是二十四小時不淨充滿、病毒細菌排洩物不曾離身的幻妄存在),問題出在男眾本身不識本心。著迷女體、迷戀女色、有淫欲需要證明一個男眾沒有修行成就。

在華人圈的現實人生當中,女色業障當然是根深蒂固的執著,但是還有比女色更能圈囿人心的定業業報:生身父母。漢傳佛教強調家庭倫理,看破五欲六塵十二處十八界,窮盡玄理奧義撥妄去執,最後總是把父母當真。只要指涉父母與孝道,所有與親情倫理密切相關的五蘊、六識、十二處、十八界都會假戲真做,列為基本道德修養與往生淨土必要條件。在漢文化圈,看破女色或許榮登聖賢之列,卻斷無看破放下孝道的出格見解。重重層層破妄顯真,一遇到「父母」與「孝道」這兩大俗諦關卡就萬事當真,孝養金、孝養物、孝養品、親情互動節日團聚、……百分之百隨業墮境。

漢傳佛經有非常明顯的漢譯文化特質:將孝道倫理與出世修持並列。佛經到處都是看破女色、看破淫染、看破塵境虛妄的正統教義,但是這些絕待教義一遇到「父母」就完全停用。父母之間的人際聯結是淫欲,父方執著母方的女色;父母淫執生兒育女,親情倫理以淫欲為核心建立;漢文化價值系統在此強勢介入切割出雙重標準:以家為界,界外訶淫斥色妖魔化,界內揚孝論道神聖化。正統圓融的佛教義理被漢文化價值系統扭曲帶來佛教的衰敗化與末法化,家庭問題被孝道倫理教條遮掩,出家僧職被孝道倫理教條攻擊,無法依正統佛教教義處理家業業報,甚至邊示現僧相邊鼓勵俗眾行淫生育,對僧俗二眾弊大於利。

真妄測試三諦各有千秋。居士們聽到法師們發表的俗諦方便說法與其觀點立場不同時往往戲謔出口:「師父,你執著,沒放下!」執不執著、放不放下、看不看破、空不空性的佛學修證測驗不難,請教「父母」二字便知。在華人圈只要祭出父母二字,五欲六塵諸般妄法當下剎那百分之百純粹真實,什麼都當真,什麼都提起,什麼都執著,什麼都不必看破。業障中的業障是父母與子女之間以淫欲立性命,父母開口要求子女淫欲盡孝,子女再不願意也會強迫自己勉強找配偶結婚。絕大多數父母並不希望子女修行成聖,直接開口要求子女不要持守佛教戒律或當面開口要求子女破戒的父母所在多有。華人式孝道與香火文化難分難解,佛教僧侶也成為全球傳統宗教神職人員當中經常受世俗家庭價值系統攻擊的稀有特例。

道德系統者,俗諦假有。俗諦境界本即在世俗塵境上藉假修真。清楚知道善法與惡法本質同一虛妄,積極選擇修持善法。清楚知道人世善業與惡業生滅幻夢無常不久,積極成就人世美夢。俗諦上,叫華人看破放下父母比看破放下女色還困難。華人圈比丘人口遠少於比丘尼的主因在此:香火文化執著,父母第一障道,世俗家業為障,出世道業難成。

若非華人父母情執私利遮障,華人比丘人口不會如此稀少(許多有心出家修行的男眾修行人都是為護念父母勉強保留在家身份、忍痛放棄出家機會),性別歧視所帶來的男女人口比例懸殊引發的社會問題也不至於嚴重至此。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