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17日 星期四

髮型厭離症:女性化霸凌(七十一)

活在有深厚性別歧視文化的台灣社會,你要有基本覺悟。這場沒完沒了的歧視恐怕不會在短短一世紀內終結,你必須忍到死為止。

我自幼厭惡蓄長髮。長髮遮額頭眼睛,長髮重量衍生頭痛與肩頸痛,長髮累積油垢刺激大量青春痘膿疱滋生,造型極醜,日日耗時吹洗浪費時間,處理髮型的過程中拉扯頭皮又很疼痛。活到可以自行決定髮型的年紀時,我高高興興地跑去剪了一頭短髮,以為就此解脫,沒想到被南台灣的長輩在背後謾罵。轉述者告訴我,老人家很不高興,說:「男的就是短髮,女的就是長髮,女生剪短髮不男不女成什麼話?」

老人家天天看歌仔戲、布袋戲、宮廷古裝劇都白看了。華人男性千古以降的歷史性髮型都是長髮,台灣人後期養成刻板髮型偏見是蔣氏政權長期實施全民軍事教育與嚴重忽略人文素養的結果。當時正值叛逆期,被老人家歧視一頓之後對於台灣傳統家庭的性別歧視氣氛加倍反感:所以,女性就是要留長髮、穿裙子、終身當一個只會追逐三圍與化妝品、任男人擺佈、不斷 fuck and breed 的性交生產機器,婚後死在香火文化迷思下一邊歧視自己一邊連帶歧視非正統香火的親生女兒?這麼想著,從此一生不願意回南台灣定居。我認定南台灣是性別歧視文化大本營。

北台灣就不歧視嗎?不,北台灣也一樣歧視。頂著短髮坐在課堂上被老教授狂瞪數週下來,我害怕了。家族裏的男性長輩不共住就沒有直接利害,男教授手上抓著成績生殺大權,師生之間有特殊權力關係,惹毛他被當怎麼辦?為了保住文憑,我開始違背自己的意願留長髮,模仿其他女學生穿女性化的服裝自保。幾年下來,我為學業忍受深惡痛覺的女性化外表,撐到出家為止。台灣的大學校園如實反應台灣社會水準,欠缺國際觀的台灣社會既然保守地固守性別偏見,相同的歧視文化便直接反應在學校與職場。大學校園並沒有比庶民社會文明多少;一樣有大量男性師生一天到晚催女性師生戀愛、出嫁、生產,見不得女性師生單身梵行。

女性能靠婚姻躲掉性別歧視嗎?不,結婚後性別歧視程度更嚴重。出家前到出家後聽大量主婦們訴苦公婆、夫妻、家族、親子問題,我相當同情她們的無奈。老生代的的確確有嚴重的性別偏見,結婚就是做賤自己讓公婆欺負,一輩子被台灣傳統性別歧視折磨到死為止。公婆是男人跟女人當的,他們的互動本身就明顯夾雜大量性別歧視文化的影子,折射到媳婦身上更慘。生不出兒子怪媳婦,夫妻吵架時婆婆不護媳還護子,兒子公開嫌妻子貌醜比不上自己的媽媽。兒子與女性政客經年累月通姦,公婆教不動也管不動,原來當年本來就是因為兒子身為富家子驕慢成性、習慣嫖妓、耽溺酒色才刻意找個沒社會經驗的單純媳婦娶進門。女性難道沒有出路?絕大多數都沒有。很多主婦告訴我,她們以為人生除了結婚嫁人沒有其他選擇(香火社會洗腦婦女結婚是唯一的人生出路),不結婚被污名不正常,結婚受苦受難一輩子。訴苦到後來,高達一半以上的主婦直言她們羨慕我出家。

台灣缺乏正常的國際舞台空間,整體而言性別文化思惟封閉。迄今為止,女性留短髮與男性留長髮都一樣被重度歧視。國際觀不足造成的社會文化落後要調整不是短短一二十年就能成就的。若厭離髮型相關性別歧視的話,最快的解決方法是出家。共業短期轉不動,直接轉別業。

(居士們常常大惑不解,很多婆婆媽媽看起來家庭很幸福不是嗎?這方面,沒出家不知道。世俗人面對世俗人有面子問題,面對法師沒有。世俗人面對世俗人有世俗人際形象問題,面對法師沒有。世俗人對世俗人有必要營造家庭和樂融融的表象來爭取人際地位與社會肯定,面對出家眾或神職人員沒有必要,可以放心講實話)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