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31日 星期四

工巧明之認菜、選菜、煮菜

工巧明廣泛包括各行各業的知識技能,是大乘佛法修行的主軸之一。職業的出現乃真空妙有、因緣假合,根源在眾生有時代需要與生活利益。

可愛的大學生問我青菜的名字,忽然在她身上看見二十多年前的自己:很會讀書,很可愛,很愛發問,被朋友圈戲謔地笑稱為「生活白痴的大學高材生」。朋友們覺得我很好玩;開口閉口一堆稀奇古怪的術語、理論、夢幻文學造句、書呆樂迷狂熱熟悉的流行名堂,竟然連雜糧蔬果調味料都不認得幾樣,廚藝爛到一塌糊塗,一身兼具大學生的知識能力與小學生的生活程度。他們全是擁有正式廚師執照的達人專家,隨便水炒個青菜都能看我吃得一臉陶醉大加恭維,覺得我像個不食人間煙火、好養得半死的小朋友。

被嘲笑(與寵愛)一陣子後,我突然覺得再下去不是辦法。

「教我認菜、煮菜吧?」總不能老是主張我很會煮泡麵。

「好啊!」他們樂壞了。絕技在身,極享受捉弄大學生的樂趣。

他們邊閒聊著當年當廚師學徒的辛酸,邊笑咪咪地耐心從頭教起。水洗、去皮、刀工、形狀、熱鍋、爆香、加水、甩鍋、調味、試味、起鍋、……朋友無料廚藝教室時間非常愉快,與她們的學徒時代大不相同。她們當年從蹲坐在角落刨切馬鈴薯與紅蘿蔔開始,一忙就是五、六、七、八小時,磨到手起水泡痛到哭,抹抹眼淚吞下百千萬遍「我不幹了!」的念頭,咬牙苦撐到學藝出師為止。廚師這行一直有種奇特的光環,高薪、優雅、迷魅、特別,不論男女廚師都經常桃花運接連不斷(含跨國跨族倒追在內),但養成訓練的過程卻非常辛苦折騰。

「怎麼有人這樣?妳都怎麼活的啊?」她們驚異不已。

「我祖母是廚師,全家大人都很會煮。我這麼笨手笨腳、呆裏呆氣(馬上猛點頭表示極度贊同)的,沒有人要我下廚見習幫忙,大家都說我只要乖乖坐著吃就好了!」我不敢講我從小就不愛吃飯,瘦到嚇死人,餵一頓飯要折磨老人家一兩小時的事情。大廚祖母加上天生不愛吃飯的金孫,有夠業障。

「難怪。」她們完全理解。她們有時受不了也會叫我坐著等吃就好,不要進廚房亂;不幫不忙,愈幫愈忙。

「我的祖母是我的偶像!」

「……」她們微笑了起來。

很多年過去了,我才知道農藝、廚藝、食藝是重要的工巧明菩薩行門之一,自利利他,一生受用無窮,是非常重要的生活知識技能。不論僧俗,只要在廚房看過我對大廚敬畏崇拜的眼神的人都會流露出與我的廚師朋友們一模一樣的微笑。我想我當下的表情一定像極了天真的孩童,兩眼閃閃發亮地無言讚美著:「哇,你會煮菜!真是好了不起啊!」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