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15日 星期二

中年體悟:人事篇

前輩們常感嘆從高權大位退下來後的際遇,兩相比較不勝感慨,十分懷念職銜高、權力大、人氣旺、資源多的日子。平凡又平淡的我經常聽這類滄桑獨白,愈聽對 social ladder 愈沒興趣。

一對一的訴苦(完全不識權力滋味的單純後輩是最佳訴苦對象),從大職位跌下來只剩好不了的心理創傷,只想拼死命證明自己再度爬上去,爬上去以後最好一輩子不被取代、不被換掉,追逐名位至死方休。

共通點:群眾肯定的是特定社會條件、特定職銜舞台、特定時空因緣條件下的一時幻影,不是任何「人」本身。正為如此,失去社會標籤就失去一切,逼迫現代人加倍追逐法人職稱與職場舞台。自然人不是群眾的焦點,而是法人、身份、位置。移除法人、身份、位置,群眾當下四散。現代人萬分執著法人的同時極度輕忽自然人,集體得上法人崇拜症,因此人隨便換,密切換,繁頻換,真正執著的只是法人職銜代表的社會位置。這也是失業的人縱使不缺生活費也容易為失去法人職銜陷入重度憂鬱恐慌的心理成因之一:除了名片上的公司與職稱以外,沒有半點與他本人有關的直接社會肯定。

我突然希望了解自己的人生際遇下場是不是一樣慘,直接以生活做測試。一試真假立判,真朋友與假朋友明顯不同。真朋友不管你有名沒名、有位沒位、有錢沒錢,始終友誼如一。假朋友不一樣;發現無法利用你的身份親近道場人脈拉行銷生意後就消失了:見面?沒興趣。臉友?直接砍。幾十年交情歸零,沒有拉人脈做生意套關係的利用價值就當陌生人。

這樣很好,提早在往生前認清事實,早認清早放下,早放下早解脫。不抽掉社會利益因緣條件沒辦法真正認識誰才是真朋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