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11日 星期一

敵意心源:女性化霸凌(七十二)

只要再有何方不識相的政客發表性別歧視高見,我就跟四年前一樣足不出戶地安心休養不問俗務,總統大選直接棄權:不作為、不投票、不理他。

不論執取台灣本位主義、中華本位主義、亞裔華族本位主義,通通不離男女二元介分衍生的性別歧視。性別歧視文化如如不動,代表不論主張何等認同或共識都是虛認同、假共識,沒有文化根基與文明質地。

「為什麼你不是男的?男的聰明可以光宗耀祖!」就這樣,小學才上頭一、兩年,長輩的性別文化態度就教會我第一場人生憎恨,而且是同時憎恨女男兩種性別:女性的存在不好,女性不光榮、無傳承價值;男性的存在也不好,男性的存在本身直接否定女性的存在價值。這場夾帶自尊重挫與心靈創傷的純粹自我否定持續很久,一直到青春期都還一樣。雪上加霜的是童年時代經年累月被長輩追問要不要結婚生小孩,無形的心理傷口不斷擴大。當時單純從成人言行態度展現的生活層面體會,不懂性別研究之類的學問,童年的我對大人僵化的性別觀念感想如下:

男性就像一本書,縱使死亡後也會被追憶,無比珍貴光榮,與祖先並列偉人。女性就像一部印刷機,雖然本身沒有半點價值,可是為了製造書非要有印刷機不可。女性不偉大、不光榮、不不朽,只是不可或缺的必備工具。「所以,全社會都瞧不起女人,只是為了生男人才不得不生女人,就像為了印書非要用印刷機不可!」小孩子的文化理解有限,沒想到大致上歪打正著。總之,出生是一場意外錯誤,其實大家真正期待的是個男孩。

極度男尊女卑的家庭從性別歧視文化第一手學會憎恨、排斥、與歧視,也就是所有社會文化類人禍的源頭──由不當分別打造的人為仇恨。歧視一種性別的結果是反射式的產生對另一種性別的仇恨:女身為敵,因為女身被全社會輕賤;男身為敵,因為男身逼女身被全社會輕賤。沙文主義本身就是敵意與仇恨的大溫床,可以這樣輕鬆簡單地教會一個孩子同時將男女二性同時當成敵人,順道埋下深不可測的自我否定。

或許我對精神、心靈、文化的高度興趣是從這裏開始的吧?不過很不幸,只要談到性別觀,絕大多數人都立刻化身為不管心法為何物的唯身論者(例外很稀少),人的特質似乎與心理精神層次無關,一切由肉身定義、定位、定標、定牢、定死,沒有出路。家族如此,社會亦然,國家也一樣。歧視者造就修羅團隊國家,而那種「國家」下場就是沒有出路。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