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16日 星期六

殖民地歧視與不平等待遇(女性化霸凌七十三)

我們十六歲的年輕女孩被誣告、被欺負、被操控、被一群心存惡念的成人殘忍擺佈。這場擺佈是一場國際級的公然霸凌、國格貶低、人格羞辱。

但是,就我個人而言,這場衝著我的故鄉而來的國際級霸凌惡緣卻是一場報應:對我個人的報應。我對香港有極其特殊的感情,香港曾經歡迎擁抱並用心照顧我的重要家人。可是,當香港人集體被大陸人欺負霸凌、香港人被剝奪「故鄉認同權」與「在地身份發聲權」這麼基本的人格表述時,我沉默了。我掙扎好幾個月把原本想替香港打抱不平的文章硬生生回收八識田,現在眼睜睜看大陸人對香港人的羞辱輕賤一模一樣地移植到台灣人身上,一樣霸凌,一樣強勢,一樣逼迫,一樣視人權價值如垃圾。

我有多重身份。論生物血源、華人傳統、沙文父權規格,我還可以宣稱另一個大陸地標為祖籍。正是因為這樣,我可以輕鬆換位思考,確認一生一世沒嘗過被國家出賣成為殖民地的覺受的其他公民強迫香港人和台灣人不能自稱為「香港人」和「台灣人」是百分之百的不平等待遇,屬於社會文化剝削層面的大型霸凌。這種文化霸凌受害人為數眾多,卻包裝在政治外衣下恣意逞兇、縱情侮辱、身心加害,放縱一群地球公民公然羞辱壓迫另一群地球公民。

上海人可以大聲自居上海人。北京人可以大聲自居北京人。長安、南京、重慶、……哪城哪市沒有扛負過殺業與戰敗的歷史重責?他們的住民沒有為此失去尊嚴,可以大聲自居長安人、南京人、重慶人。不僅城市鄉鎮如此,省籍識別也照常通用,江西人自稱江西人,湖北人自稱湖北人,四川人自稱四川人,沒有罪惡感,不受社會譴責,更不會被其他中國公民喝罵制止。城鎮認同與家鄉認同是每一個地球人的基本人權,絕大多數人都在日常生活行使,這讓香港與台灣的「被剝奪」式霸凌與「噤聲令」顯得相當明顯突出,非常另類──「哪,別人都可以拿家鄉地名替自己打社會標籤,你們這群被殖民過的次等人不行!你們被殖民過,跟我們這群沒被殖民過的高級國民不一樣!你們被殖民過比較賤,你們的地名比較可恥,不準講!你們只可以拿國家標籤用,其他地名標籤都禁用!不公平待遇?公民歧視?我就歧視你怎樣?你們被殖民過啊!」

中國公民歧視香港與台灣這兩塊因為國家無能與政治腐敗而心不甘情不願地割讓交給更文明進步強盛的列強掌權、栽培、管理的殖民地。出於強烈歧視與貶低心態,故意對有殖民地經驗的人民做出文化上帶有強烈歧視性的身份剝奪,構成受害地區與受害人口規模雙巨的「殖民地霸凌」。這是超越政治口水的霸凌犯罪,屬於文化歷史規格的殖民地壓迫。這種故意公然進行的不平等待遇與身份歧視霸凌被國家機器鼓勵與縱容。換句話說,國家機器失格、偏心、歧視,惡意教唆公民內部分化鬥爭與進行內部公民歧視,強勢剝奪當初因為國家無能腐敗才被迫出讓的殖民地住民們的基本人權:最人性也最基本的「故鄉認同」。

這是我的報應。

香港人被大陸人吃夠夠、欺負侮辱得要死,我忍住不訶斥霸凌文化與殖民地歧視的嚴重錯誤。現在錯誤外擴,加害範圍大到波及台灣了,還完全不知羞恥、不知反省、不知罪惡地公開在國際舞台上霸凌給全球公民看,看中華民族的民族性如何擅於做賤別人的人格尊嚴,如何對民主法治人權沒半丁點現代文明概念。地球公民看到什麼?看到中華民族的內部剝削與內部鬥爭。這是嘴上光念同胞愛、民族情感卻嚴重愛無能的民族,始終盛行各式各類的文化霸凌與身份歧視,經常搞到被害族群忍無可忍造反改朝換代。幾千年下來還是老樣子。

這是「他們」的報應。

有道德的人可以修忍辱度,苦口婆心告訴長期失衡的國家社會如何平等、和合、穩定、建立公民互信互重的良性循環,沒道德的人就不是這樣了。霸凌與歧視直接傷害人格自尊與破壞社會群族認同感,最容易變成恐怖主義仇恨溫床,激化反社會人格與反社會行為。

誰縱容這場大霸凌與殖民地歧視,歷史惡業誰背。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