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8日 星期五

旗津相簿

雨聲打響冬夜的街,全世界最好聽的音樂。老舊貨櫃孤伶伶地守在寒冷的街頭,看到它就想起老爸的旗津。港都男兒不論豪情壯志或失戀心碎都少不了旗津;單身時把妹,婚後溜小孩。

我算是乘旗津渡輪、逛旗津大街、跑旗津沙灘長大的小孩,標準的海洋之子。旗津像一本隱形有聲相簿,收在八識田最深處:癌症末期去世前特地訂做祖孫裝來穿、黑花花的長裙迎風狂嘯、捲髮任海風翻揚的祖母在陽光沙灘下的微笑身影,不知海洋污染或海洋垃圾為何物的白淨浪花,整條老街上的林立老店有吃不盡的在地美味,被港都青少年視為重要出遊首選的渡輪,還有觀光客從來不曉得的狹小汽車道路九彎十八拐幾番曲折、藏在純裝飾用途的白欄杆後的一大片貝殼沙灘。

那一大片貝殼沙灘與小城之間只有汽車狹道相連,只有經驗老道的在地住民與駕駛老手敢開,窄到連會車都有超高難度。由於知道的人很少,沙灘很乾淨,泳裝更衣間兼洗手間使用率極低,整片沙灘有撿不完的完整貝殼與寄居蟹,當地開貝殼店的專業拾貝人也會大清早出現在這裏。大人很喜歡把兒童放在沙灘上找貝殼、追浪、吹風,有時還特地凌晨開車出門讓小孩在車上睡覺,等到海邊再叫醒吃中式早餐,全家一起看日出海景。因為旗津,我的幼兒房總塞滿好幾鐵餅干盒的貝殼。撿回家的寄居蟹養到不會養交給大人養、大人再放生到水溝裏跟大量小魚、小蝌蚪、小青蛙、豆娘、蜻蜓一起住。那年頭,寄居蟹連住在我家旁邊的水溝裏都可以找得到各種殼來換裝,沒看過悲情到頂著米酒瓶蓋或五金零件垃圾當家的可憐小傢夥。

童年只有坐車被載的份,青少年期後就呼朋引伴騎機車去搭渡輪、逛大街了。當年小哥騎著機車載我面露得意之色,顯然很有當哥哥的英雄感;不知現在開汽車載著美人嫂嫂出門又會高興成什麼模樣?看到新聞報紙上模糊又小張的旗津渡輪照片,我不禁笑了起來。

別小看旗津渡輪的魅力。

「走,去旗津看海!」是無量港都兒女的家族記憶根據地,也是千千萬萬男男女女交朋友、談戀愛、求婚、溜小孩、放假散心的標準景點所在。把旗津渡輪升級美化,把旗津沙灘淨化,把旗津的海洋美學發揚光大,說不定果報優良到不只是觀光火紅,還順便讓南台灣加碼增產報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