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20日 星期三

人究竟算什麼人?

小人物看小人物有小人物的直覺與溫度。

兩岸鬥嘴焦點不外乎是誰算什麼人。講句「台灣人」就官民上下一體全盤封殺,講句「中國人」就官民舉朝大樂重金悅納。血統單純、單一、單調的人很容易選邊站,僵持制式立場,但是跨界混血的人局外冷觀的結論就完全不一樣。

那些反應說明一件再也簡單不過的事實,大陸人普遍不了解台灣人,對台灣史實與社會文化非常陌生。不但對身為滄桑殖民地的多元本質一無所知,對中華文化、原民文化、跨族混血文化、多國多元文明合匯交融的現實也完全狀況外。

當年我父母熱戀頭上未婚懷孕,小倆口向雙方家長爭取婚姻權時激起雙方家長嚴重的家族戰爭。原住民與外省人的歷史恩怨本即在地正統權力與外來奪權勢力的史債,外省少爺的知識份子驕傲軋上原民酋長的貴族自尊,互相看不起,雙雙不屑這場跨族婚姻。雙方吵得不可開交,最後怎麼把婚給結成的?這是個謎。我猜是我這個入胎闖禍的禍首替小夫妻建功;肚子愈來愈大,總不能拖到出生變黑戶吧?那可比跨族通婚更丟雙方家長的老臉、更折本。

我被中國式傳統教育養大,沒上幼稚園就先背爛整本唐詩三百首,沒上小學就先認字看懂讀者文摘。可是,全家沒有任何一個人故意灌輸我大民族主義:「我是中國人。」

我聽口述原民神話長大,全家都清楚我有原住民血統,原民長輩看我就掉淚說長得真像我媽。可是,全家沒有任何一個人故意灌輸我大民族主義:「我是原住民。」

我在日本親人與台灣長輩流利的台日語雙聲帶中長大,聽老人家講日本時代的口述歷史、唱日本時代的兒歌,對日本與台灣分別擁有不可取代的童年記憶。可是,全家沒有任何一個人故意灌輸我大民族主義:「我是台灣人。」

我是個一生無法靠邊站卻註定與所有人都有濃得化不開的親緣的人,從小到大都只能呆呆地傻坐一旁看所有親人為群族認同之類的大民族主義或文化衝突惡口相向對罵。

或許人類不到全球遍地混血兒、你血中有我我血中有你的基因大熔爐地步就學不會「人類主義」吧?既然學不會把人類當人類的多元包容,世界和平就只能掛在口頭說夢啦。

親愛的家人們啊,何時才學會不為這種事吵架?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