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1日 星期一

煩惱與病緣

病苦是八苦之一,誰不曾受病魔煎熬?病緣有許多成因:過去世的業果、現在世的業果、欠缺健康管理而四大失調、遺傳因素、基因缺陷、與多種病源(空污、水污、環污、病毒、細菌、霉菌、病媒昆蟲等)因緣和合交感發病、心理影響身理……等等。

台灣這波創下多項氣象史空前紀錄的帝王寒流前後期間,原本不畏寒的我竟然經驗綜合病苦折磨,新舊傷勢齊痛又外加感冒。學佛吃素後原本鮮少得流行性感冒,被周子瑜受辱事件氣到病倒。煩惱起到何等程度?連病中調養都會夢見中華民國國旗。清清楚楚夢見青天白日滿地紅一大面,有人物,有對白,有劇情,休養也不忘愛國!從小到大不知參加多少學校升降旗典禮也不太為此掛心作意,這次無明起大了,我暗忖。國家認同與國格失落一直是人生的大陰影。 「我活著,我在這裏,我有國家,有憲法,有家鄉,有土地,有人民,為什麼全世界都無視我們活生生的存在?」為何在國際場合羞辱我們的國旗所代表的「意義」?難道是嫌這面印刻國父孫文建國記憶的國旗不好,要學時髦的國家來場全民公投選一面新國旗?新國旗是要全民徵件設計山水、樹木、花草、書法、焢蕃薯、冰蕃薯、新潮文創構圖、人氣公仔、還是童趣十足的一兩隻小狗或小貓?

氣溫的冷理當不是問題。冰點以下、手腳凍裂、不開暖爐不得成眠的霜雪雨天都撐過來了,冰點以上尚可。有問題的是無明煩惱。自己起無明害自己生病,果報自招。起夠煩惱受夠罪又覺悟了,心拉回原點,觀空觀假觀夢幻泡影。幸好是出了家;若在家業障生個兒子女兒無辜被羞辱豈不氣瘋?周子瑜受辱事件令我低迴良久:中華民族千古內鬥互害、多瞋多辱多歧視,這種民族到底值不值得生育繁衍?加害被害都是苦(最苦的是事件突顯民族文化水準偏低的普遍共業問題),何苦生來受罪?

自己人傷害侮辱自己人,讓國際看笑話。也許是對於人的期待值太高才會煩惱吧?期待值下修的話,以後再發生這類惡業事件就不必起煩惱了。

心不病則身不病。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