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17日 星期三

眼線

「我在山上有眼線,會告訴我你的情況。」長輩得意地笑。

「誰?」我不安了。

「不告訴你!以前認識的,也出家。」長輩賣關子。

我被出賣了。他們手足極不團結,從小到大一生爭吵、互相攻擊批評,我在他們背地裏進行的爭執、謾罵、貶毀中成長,從人我是非一路聽到金錢債務糾紛。我以為出家後可以脫離這個不和合、不互助、不親密的崩裂家族,沒想到連出家都逃不過眼線之類的人際地雷。背後沒好話是上一代的家教慣例,從大陸到台灣代代婚姻失合破裂,在家不團結,出家也不放過。

她會老實告訴我的師兄弟,她個人百分之百反對出家(不只反對晚輩出家,而是知見世俗到反對出家為僧這項職業選項或修行路線)嗎?不會。她會坦白老實告訴我的師兄弟,她每次看到我就勸還俗、勸結婚、甚至大拉拉直白講「男女之事很正常」嗎?不會。她會向滿山僧寶招供說她為了被當成「法師親眷自家人」化緣而大起煩惱,質問我說「我們全家族學歷最好的小孩都被山上搶走了,你的收入都沒給家裏,竟然還要我們捐錢?」這種沒善根的話嗎?不會。她會明明白白說她心理根本不在乎我這個晚輩,十幾年下來唯一一次上山找我只是為了交待就近關照她的寶貝兒子嗎?不會。她認識我的師兄弟,利用僧寶當眼線傳話,打死不願意告訴我她到底利用了誰。她會向僧寶坦言她希望晚輩還俗不是出於情執或不捨,只是為了找個想像裏世俗前途不錯的大姐賺大錢加庇底下的弟弟妹妹嗎?不會。她利用了誰達成她逼晚輩捨戒還俗、結婚破戒行男女淫事的真正目的?我不知道。

我只能祝福並回向眾生不要像我如此福薄:不出生在佛化家庭,出生在惡見之家。惡見之家貪戀世俗淫事生育偏偏又沒有經營世俗家業的智慧福報,代代吵,夫妻吵,手足吵,親子吵,在家障,出家也障;家人之間在世俗事業上不懂得互助之餘還障礙出家修行。願一切僧寶得善親眷、法親眷、正見親眷,不要像我一樣業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