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6日 星期六

魚翅羹迷思

華人迷戀魚翅,童年被大人逼吃,跑到廁所吐掉。又臭又爛又噁心,反胃作嘔畢的我很好奇大人怎麼「品味」這麼糟。

最後,在閒話家常中聽到更噁心的答案。大人迷戀這種一小鍋叫價成千上萬的噁食為的是性欲。他們要的是回春、壯腸、美容、滋補。換成佛家術語分析也就是「以殺養淫」。

後來,只要知道哪個人著迷魚翅羹我就故意躲遠遠的。我認為迷戀這類食物代表某種人生需要,某種特殊人格特質。

華人濫殺動物進食的理由有高比例都是為淫欲。男眾直言壯腸,女眾不敢直言欲望就拐個彎講美容養顏,其實就是長養姿色增強性吸引力,道理一樣。若想救野生動物的命,光動保界與宗教界不夠,性學界要出面導正觀念,讓大量觀念錯誤落伍的人學會用其他文明的、合法的、不傷生害命的管道去增強性魅力。性學界不公開釋放正確觀念,執迷不悟的人色欲當頭還是會不惜殺生,再怎麼修動保法都教不動、管不住。

兩片小魚翅加起來一隻小鯊魚。同樣的死魚總數若全部置換成人類幼童屍體,社會如何看待?

不思考,沒感覺。

思考過,就改變。

人類好殺好食幼小的動物的果報是人類本身的幼童會大量枉死。殺業殺報,報在自己後代身上。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