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5日 星期五

雪色華髮

我看白髮很順眼,老人倒大驚小怪。我解釋這是家族遺傳,沒什麼大不了,老人大吼一聲「我不相信」後竟然鎮日找些可以把髮色養黑的食物逼我吃。我覺得好奇怪。出家這麼久了,剃頭剃得好快樂,光頭是標準造型,幹啥學世俗愛美女人養一頭烏絲?

有時,我覺得一輩子鑽中國文言文古書、與現代思潮完全脫節的老人家令人不知如何是好。講科學,講醫學,講生物學,講遺傳學,講家族遺傳事實通通無效,無法溝通。搞不懂以剃光頭為常事的出家眾養黑髮有何實質意義?

這頭雪色華髮完成度還不到百分之五十,半白半黑有點花俏。從青春期拔下第一根全白的頭髮開始花上幾十年還沒全白,本人都嫌進度太慢,沒想到比我更老的老人還要費盡心思把它養黑。白髮對我而言是很自然的事情。全家族都青春期、二十歲上下開始發白髮,不愛美的拔掉便了,愛美的就泡蛋白塗絲瓜露保養,超級追求美的就跑美容院染髮(這在三、四十年前很時髦,算家族內部生活新聞大事,染好秀給大家看,要求提報心得感想,萬一風評差還會不辭勞苦地再三要求重染到滿意為止)。打童年起就耳濡目染這些事情,我的願望是希望要雪白就完整地銀髮,不要半黑半白地阿花。就在這耐心等待的節骨眼被強迫養黑髮,著實頭大。

老苦是人生必經業報。雖然就俗諦而言我相當了解女眾抗老、愛美的習氣,但是就真諦而言實在多此一舉。若無法接受白髮這類老年特質,小僧倒有一項貼心建議:不要生育,不要受生,不要輪迴。生命都會變老,唯有無生不受老苦。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