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14日 星期一

老師的歧視

她與我不熟,平常很少互動。一日她突然在走道上叫住我,沒頭沒腦平空問這麼一句:「妳是不是原住民?妳以前考上北一女是不是靠加分?」

我看著她,笑一笑就離開了。她出家前在中小學任教,是台灣老師。我從她的表情、語氣、問法感受到強大的歧視心念,當下判斷不必回答。正因為她是歧視者,我不願意告訴她我有正統大陸外省血統,不願意讓一個本來就有族群歧視心態的人再度強化成見。

很多年後失聯的母族親人終於找到我,初次證實有原民血統,這才告訴我母親是頭目的女兒。原住民頭目的女兒用漢族的中文用語稱為公主。我心血來潮跑去問公務員可不可以採用母系原住民身份以資紀念青春早逝的亡母,公務員無奈回應不行,因為我打從出生起就沒有登記成原住民或取原住民姓名,依台灣現行規定不具有原住民身份--有母親親傳的高貴原住民血統也沒用,漢族研發的法律制度不承認。

又幾年後,一生被病痛折磨的我才好不容易遇到留學歐美返國的新生代醫師,初次證實可能夾帶歐洲基因才有無藥可醫的歐洲遺傳病。歐洲基因的無解怪病?為什麼課本一直騙我們大家全部都是中華民族?

事過多年再回頭反觀當年被公開歧視詰問的公案,突然覺得共業中的我們一樣無知、可憐、被洗腦。到底誰歧視誰才正確?如果當真要採用古老落伍的種族歧視思想與全球種族階級名次光譜,不論是歐洲人或原住民公主都比中國內戰難民「高級」。相對不高級的種族公開歧視其他相對高級的種族還長期吹牛唯有漢族最高貴偉大只是證明此族我慢心深重吧?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