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日 星期三

毛孩地雷補獸夾

動保法禁了補獸夾,補獸夾還是不斷害無辜動物死亡、殘廢、輕重傷。

那一張張毛孩被困在補獸夾裏動彈不得的血肢淚眼、毛孩慘死在補獸夾的虐殺機關的腐爛殘屍畫面總令我聯想到人。誰?在東南亞、南北韓、大陸鄉村定居務農,不小心踩到兩次世界大戰期間埋存的地雷而當場死亡或一生重殘的農民、婦女、兒童。他們當中只有少數幸運兒在攝影師悲愍的影像補捉下留下撐著粗簡枴杖勉強站立的身影,臉上沒有半絲笑容。該死的戰爭,該死的祖先。就這麼好殺,就這麼熱烈推崇不正常死亡,往生後還留下滿地球地雷繼續殘殺後世兒孫,製造他人不幸。

兩次世界大戰期間迄今尚未完成掃雷行動,不斷有孩童、農民、居民意外炸死或為此截肢殘癈的事件,人受害才後知後覺原來還有沒掃到的雷,滿地球未爆彈。這是進行式,不是過去式;二戰後遺症沒有過去,二戰軍武到現在都還在殺人。人類如此愚痴,不斷發明害人害己的工具,害慘自己以後再加害數不清的後代子孫──基於種種惡念研發人工爛發明,實際上根本欠缺收爛攤的能力,債留子孫,業推後代。

戒不掉補獸夾嗎?

戒不掉埋地雷殺生害命的惡習嗎?

戒不掉對眾生趕盡殺絕的原始屠殺文化嗎?

等我們往生後,子子孫孫會說我們的時代殘忍、野蠻、血腥、暴力、無知、自私、不文明、不高尚;自己貪生怕死趨樂避苦,卻預埋兇死苦路給其他生靈。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