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29日 星期五

見殺

「汝會得虛空,又不見法身。為什麼不見法身?病在有我見人見、身見邊見,所以不見。此一個見字,從古至今,賺殺萬千學道人,誤了多少凡夫,識卻不會。」普菴禪師走標準禪家棒喝路線,教訓徒孫不留情面。從見惑走到見性,再怎麼磨習氣、消業障、還宿債都不離修行。這裏不講甜言蜜語。

對朕者誰?不識。達摩祖師不隨俗見,皇帝不悟奈何?

見見非見。不見楞嚴心月反被見妄所殺。

迷在見,悟也在見。

咖啡餅干

棺木上的佛旗像是入了定,風撲亦動不得。動的是誰?您還是那健步如飛的老者,輕鬆邁步經行在前,任後頭小短腿的徒兒拼死拼活快走也無從追。「唉呀,這業障小短腿!豈止打坐不如師,連走路也不如!」不能跑,不能衝,倒有空打妄想!心太閒?

我的確無比思念,心太閒。

俗家爸爸老不在家,不喜歡陪我吃飯也懶得講人生道理,會天天笑咪咪一起用齋又經常見面互動的是出家爸爸。出家師父比在家父親還親。我喜歡替師父沖茶備餅,喜歡看老人家吃茶吃餅的禪境。光看都幸福。我張大幼稚的雙眼,熱切地盯著老人家的每個表情,每個動作,每一句話。

「好吃!」老人家憐愍小孩子的一片痴心,特地開緣為毫不執著的咖啡餅干讚美一句,我馬上裂嘴笑開來,樂不可支,心都飛上雲端。好棒啊,我喜歡的、中意的、精挑細選的被師父肯定了!我渴望每一句來自師父的讚美。在長達十幾年毫無美言卻惡口連篇的異性戀家庭生活中累積的重大人生挫折與深覺完全不被長輩接納、肯定、喜愛、珍惜的無解自卑反而是在外界以為無情無染的佛門師生道誼中被療癒、修復、安慰了。誰說出家無情?慈悲心的溫暖遠勝俗情,難以言喻。

我一生不會忘記師父教我品嘗過的趙州茶,飲不盡,湧不休。為報師恩只有猛傳仙咖啡吧?


老強的噴葬

善變季節,冷熱無常,雖道是春,時而微寒似秋,或即酷熱如夏。重啟冬眠的電風扇,忽地一連串清脆巨響,在微鞭炮似數秒驚爆聲後散落一地「巧克力碎片」。電風扇哪來的巧克力?拾起一觀卻是片片死苦顏色。乾扁的細緻衣紋與殘存的風乾臟器被奇冷的雪冬保存地極好,不臭不腐,甚至帶有幾分無言說法的禪宗美學。

陪我吃素的小強長成老強,老強躲在電風扇機殼裏過冬,靜靜地往生了。牠沒有火化、移骨、入塔、入土,沒有水沉以大海或深埋以養樹,沒有餵眾生以天葬或安眾生以祭儀。牠的葬禮打破人類發明的生死藝術規格,結合現代科技產品,成為一場以科學動力噴發後銷歸空性的死亡行動藝術。

非常有創意的身後事。哪怕是死苦,都要為此界餘眾開示一場終極無常:諸法畢竟空寂,有為幻起滅,了無一法可得。


2016年4月18日 星期一

為什麼

初出家時,大批朋友不捨,有的使盡渾身解數勸還俗(甚至放話只要還俗就送上五十萬台幣當禮物),有的準備豐富素齋「供僧」時追問出家理由。

創業開火鍋店的老朋友送上親手準備的素火鍋與小菜、點心、茶水,坐下來開門見山:「你為什麼選那裏出家?那裏不是剃度風波?」「我知道。」「知道還選那裏?」「我覺得剃度風波是媒體操弄與民情封閉的結果。」「啥?」「在歐美,家裏有人離家當神父、牧師是無比光榮的大事,父母親族引以為傲,大肆宣傳,集體歡送,認定家族產生這麼好的親人去為國家、社會、宗教界、全人類服務是無比光榮的事。只有台灣這個小地方執著香火私情,不想捨私益為公益,才會把成年子女當成父母的私有財產,完全不尊重成年子女的職業選擇或生涯規劃。」「外國是那樣?」「是啊!」「所以你知道剃度風波?」「當然知道。那時我還沒學佛,可是以我的觀察判斷,我就認為是台灣文化封閉與老舊香火文化造就的媒體炒作結果。那時我覺得剃度風波會鬧那麼大代表社會落後。」老朋友通常問過一次就會接受出家身份。老友們從來沒想過從跨國文化比較的全球視野來檢視台灣。

後來我習慣了。習慣親朋好友老同學相逢就問剃度風波,習慣台灣民眾(或許是全球民眾)習慣被媒體風向牽著跑又不求甚解、懶得追查探究思考的民風。眾人很驚訝我對剃度風波的解釋角度竟然是從「只有私情,沒有公益」的眼光來理解。我的親族也一樣,經年累月計較想像中應賺未賺的高薪沒有反饋給家族卻投身教界法務公益。親族心態基本上是自私的;小孩的付出不想送出去給國家、社會、群眾共享,只想自己家族獨吞。自私自利的人口夠多就會有反對出家、反對子女晚輩當宗教師的集體反應--以家族私利為慣性思考,根本不把公益掛心頭。

我認為當年媒體炒作剃度風波是替台灣炒出一個國際大笑話。有家人當宗教師是高舉宗教自由人權大旗的進步國家公民心目中不得了的大好事,全家族與有榮焉,台灣人卻只想顧全自己一家一戶的薪水與香火……


不偷盜戒:預防勝於治療

給兩岸對治詐騙盜行的建議:建立匯整兩岸詐騙檔案、騙術、偽造證件、詐騙者資訊的公開資料庫,提供百姓檢索。

詐騙屬犯偷盜戒。我認為兩岸光靠道德壓力、政治壓力、運作不良的司法合作流程、漏洞百出的家庭/學校/社會教育系統來處理的成效有限,不如學學美國經驗。兩岸沒有必要互相以人渣譏謗;畢竟兩岸都有正派善人,惡人不是人口的全部。惡人犯錯、破戒、違法也是妄心示墮,佛性如如不動,若放下屠刀真誠改過一樣立地成佛。

美國處理電信詐騙/網路詐騙的歷史悠久。在美國,只要開過信箱,使用過信箱,就會天天收到海量詐騙垃圾信件,有時單日可以收到四、五十封以上。詐騙內容分色誘與利誘兩大類。色誘者推銷威而剛等助淫壯陽藥的賣藥文或挑逗約炮性交易的賣淫文。利誘者五花八門:假裝是駐中東或非洲的美軍高層要求幫忙資金移轉(你給我小錢,我送你大錢),假裝是海外小國富商名流求合資投資,假裝你中大樂透要先交保證金,假裝是受困於落後國家的美國公民要求金援,……

美國人發心創建各種 spam net ,收集這類詐騙信件的受害人主動提報、回報、蒐集證據與信件範本,網路管理者全數建檔並於首頁提供關鍵字索引、分類說明、或搜索方法,讓後期受害人只要鍵入詐騙信件文字或虛偽發信人姓名等資料就能輕鬆查證它的確是詐騙信件。網頁還會註明首次提報時間與認定為詐騙信件的相關警語。以小僧使用的經驗,萬分感嘆騙徒之厚顏無恥地步:有些詐騙信件已經流傳十年以上、被公認是詐騙垃圾信件,一樣到處亂寄、再三轉寄重發。

我認為兩岸詐騙案件層出不窮且犯罪得手機率太高跟兩岸受困於華人的壓案性格、不透明黑箱手腕、排斥資訊公開透明、不接受現代民主作風等民族舊規有極大關係。兩岸官方掌握大量犯罪個案,何不全面架設成將犯罪模式、犯罪手法、犯罪行為人資料整合的檢索系統?民眾若第一線可查證就可以大幅降低受騙率,這比光嘴上嚷嚷人渣、罵完又無技可施有建設性得多。

眾生性千萬般。詐騙者的人格特質之一是無羞恥心。針對這種人格特質,對普通人有效的法律、道德手段不見得有用。腦神經科學等科學研過,這類人格的大腦的某些功能區反應與眾不同,的確難以激發罪惡感、慚愧心、羞恥心等良知反應,幾乎有相當比例屬於遺傳缺陷(嚴格來說,完全不適合生育,下一代有高比例會繼受這類腦部構造缺陷而道德感低落)。良心建議控管詐騙犯的生殖行為,盡最大努力不要讓他們生育繁殖出有相同大腦缺陷的後代。道德問題不只社會因素,有時也有生理遺傳缺陷問題,根本解決之道就是推廣優生學,阻斷犯罪人格透過淫欲量產而爆增犯罪人口。

兩岸詐騙犯那麼多,代表兩岸有大量不配生育的人生育、不該遺傳的基因被遺傳。兩岸真的要檢討香火迷思,不要再多子多孫多罪犯。認清事實,遺傳不好,人口品質低劣,正本清源不要生。

變溫:俗諦相待論

以前,師父開示四諦法之八苦境界有關生苦的部分經常舉氣溫當例子。有身皆苦,冷就冷得要死,熱就熱得要死。對這段開示舉例相當感同身受。自幼體溫調節功能奇差無比,不論冷到熱到都病,年頭到年尾發不完感冒、發燒、慢性發炎、中暑。這幾年溫室效應強大,四季失調,溫差變化大,對此更加有體會。

如此時節因緣氣溫變化差距日趨極端,人體報身必須有強大的溫度調節適應力才能生存。例如日前高溫突飆升至攝氏二十八、九度又突降回攝氏二十四度,在二十四度的氣溫下全身發抖地再度把冬衣翻出來換上。可是等到習慣二十四度後又漸漸不覺得需要穿到那麼多。此後氣溫一路下跌到攝氏十八度,適應後又覺得似乎保持秋裝就好了。覺受的的確確屬於虛妄相對的五陰境界,遇緣則發,沒有絕對不變的唯一標準或態樣。換句話說,以人體業報的恒溫特性而言,只要氣溫穩定、不要變化速度太大或日夜溫差過大就能健康生存。只要氣溫穩定,人類在極冷與極熱的氣溫下都能適應存活。若說當下有何對策,就是衣服不要換季。春夏秋冬四季衣物全面備戰,隨時變天隨時換。

眾生都希望離苦得樂。

大家都沒成佛,誰不是眾生呢?

即心即佛,誰又是眾生呢?

是不是有誰要發發心研發讓地球氣溫穩定發展的方法呢?若能發心擺平氣溫劇烈變化、溫差極端問題所引發的身苦、生苦、病苦、死苦的話,真正是佛心來著;人間菩薩!


2016年4月16日 星期六

重度精神病患的宗教路

有一次,我在超商被老年大叔叫住,拜託我跟他的女伴講講話。他的女伴有嚴重精神疾病,有精障手冊,家人拿她沒辦法,她與他共住。

她的故事初初是愛情受挫的失婚者。婚姻失敗還是想找第二春,她依附一個台灣附佛外道邪師,邪師常常帶整團人到墓地荒郊作法。在信仰邪教的過程中,她開始自認被鬼附身,出現精神病常見的幻聽幻視與胡言亂語。被邪師以法會名義詐騙大量金錢後,她才在難得精神尚可的時機表達她對邪師也有男女之情,明白只是被騙財騙色後完全崩潰。醫學界判定她是重度思覺失調症(舊稱精神分裂),幾乎此生無望治好,只是長期開藥控制。

她的男伴是個極度迷信風水、算命、道教古書的人,深信其女伴發瘋之餘被鬼附身(依止邪師的代價)。跟她對談的過程中,她自稱當下被鬼附身。我仔細觀察,花好幾小時確認她只是很單純的精神病患,向她保證她完全沒有鬼道問題。這一聽,她裂嘴一笑,從此沉默地香菸一根接一根抽,再也不肯說半句話。

那一笑,我才明白為何她堅稱有鬼上身。她的臉骨骨架特殊,在裂口而笑時嘴會張開到離耳際很近的地方,笑臉造型異於常人,很類似坊間盛傳的女鬼相。再加上長期生病、情場受挫而表情不好看,她就當她自己鬼上身了。

台灣民間的確有相當比例的精神病患(女患尤多)在走頭無路下轉型改當邪道、外道、民間信仰的通靈師或鬼神代言人,上述個案就是顯例,但不幸在拜邪師學邪藝的過程又被騙財騙色而加重病情。

這些事,民間不知道,學校沒有宗教通識教育教,導致人民經年累月受騙受害,我們僧眾再怎麼努力都成效有限。明明正法道場官網與正統出家師上網給問給請法,人民還是瘋狂地向邪師外道親附,近邪遠正,奈何?

三寶加持,於末法時代堅守最後的正法法脈。

2016年4月15日 星期五

債總是要還

只要是人都期待被真誠對待,沒有人希望被欺騙、詐騙。可惜世俗人口水平不足,人格道德涵養不足又不信因果業報而貪圖財利、犯錯造業者向來多有。有正信宗教信仰者深信教理,修行自律。無神論者沒有宗教信仰,若人生理念正確或守法有德也一樣懂得自律。最糟的是既無宗教信仰薰修的道德信念又不肯遵守世俗國法與基本倫理道德常規的人,只執取眼前利、現世利,明知故犯。

正信佛子對金錢問題戒慎恐懼,深知所衍生的因果業報威力強大無比,六道往返業隨身,到頭總是要報。金錢財利方面的因果債(含詐欺取財等不當獲得錢財的非法背德個案)不是躲掉現世就好,生生世世追索交報。輕者欠多少還多少加擔利息,同受人身,還債了業。中者失去人身,投胎成畜牲類,被過去生的債主(或詐欺被害人)奴役、勞役、利用、苛待、宰食,用經濟動物的勞力價值或肉品價值來還債。這些都不是最慘的惡報;最悲慘的報應是轉世投胎當債主的親生父母。

親生父母?

被害人怨念太強、積恨深重,不但要向加害人追索被不當剝奪的金錢財物,還要報復痛失錢財的心理痛苦。若欲散財傷心,還有什麼比投胎成加害人的親生子女更容易得手?父母不曉得子女為債而來,情深愛重遠勝常人,執著之重難以形容,比一般父母更加倍憐惜這類索債子女。索債子女或重病耗盡家產再突然夭亡折磨父母,令父母人財俱喪、痛不欲生;或健壯長壽卻遊手好閒不務正業,廣造罪業敗光家產;或予取予求、不孝不賢,年至長成反過頭來虐老、欺老、詐老、啃老。因果債追索以這種模式最恐怖。試問,非親非故的債主只要還錢消案便了,至親子女如何打發?這種惡意轉世當家人索債的業緣是上乘折磨,足以讓過去世的加害人生不如死,二十四小時飽受摧殘,痛苦到死。

因果外行人不畏因果、不懼惡報,只待來世交報。正為不信因果、廣造惡業者眾,天下扛不肖子女債、一生苦淚往肚吞的父母才會那麼多。

2016年4月13日 星期三

遲來的震撼

出家後自認辭親割愛永斷俗染的我不想探親,三番兩次被其他師兄弟勸回家。親族足足十年不上山看我一眼(唯二例外是特地來山交待我就近照顧她的兒子或隨團觀光順便見面,本意皆不在探視個人),跟滿山情深愛重極富法緣的師兄弟家人相較之下非常另類。師兄弟們不斷催促要我返鄉度親族,只好探望。

親族不曉得我是看在僧寶面上才違背心意返鄉視俗,可能有些誤會或想像,紛紛公開勸還俗、戀愛、結婚、找世俗工作當全家族這一代最有事業成就的龍頭。這一勸,長輩竟拿她們自己的夫妻生活男女關係來說項。這一說我傻了。我泡在女性主義論述與同齡朋友圈的情愛八卦經年,很習慣知識份子圈對性權高談闊論的學術講法,卻從來沒有思考過我的親族長輩雙雙對對本來就是性生活愛好者。我一生習慣被多子多孫的長輩包圍,壓根兒沒有把他們一對對夫妻與色情片上的男男女女做聯想。他們這一以身說法勸淫倒提醒了我,世俗長輩夫妻本來就是情愛男女,做的事情本來就跟色情片沒有兩樣。

這場遲來的震撼顛覆了我久薰儒家倫理道德與佛家報恩思想的慣性思考,後來足足長達五、六年之久我都不願再返鄉探親。我不想再聽長輩勸淫勸婚勸生勸還俗--字字句句都在點醒我,他們過的人生事實上與色情片沒差。當長輩把長輩的淫欲心攤出來講,長輩就自己把自己從華人圈長輩的神壇寶座上請下來了。老的與小的一樣為淫痴狂,沒有比較清淨,沒有比較道德,沒有比較精神化或文明化。我無比懷念從前將長輩當成聖人景仰的時光--在他們絕不開口以男女淫事相勸的純潔年代。長輩知不知道淫欲心會讓長輩失去崇高的長輩地位?不知道。

父母是夫妻做的,世俗夫妻是男女做的,男男女女貪歡淫痴,俗緣生滅六道分散不復記憶。我只能慚愧無德無證,度不動長輩清心寡欲向佛修道,一現身只會讓長輩炮轟、拿他們自身的男貪女愛現身說法。

我羨慕師父。師父的俗緣業障遠在中國大陸,當年可以安心在台灣修行證道,完全不必基於師兄弟的度眾壓力逼自己回家。


不偷盜戒:為何孩子們瘋詐騙?

詐騙是錯誤的行為,不道德也不合法。果地上的刑責量刑是末端技術,宗教師著眼的是因地成因。

年輕世代的道德人格水平不足有很多成因,迷戀奢侈品與五欲之樂而走歪路賺不義之財的背後有深層的憤世嫉俗心理與向多偽多詐多謊大人報復騙錢回來的惡念。

我們的新生代已經花了至少一二十年公開嗆聲他們相當不滿大人的虛偽多謊,他們認為大人是把他們騙大的,大人虛偽善謊且不知悔改:

小孩子說,大人騙他們國家很大。課本老是教國土是片秋海棠或一隻大母雞,明明國家實質影響力不到那裏。

小孩子說,大人騙他們國家是國家。我們的國家,聯合國不認,全球一百多國不認,中華人民共和國公開宣稱中華民國已亡於一九四九,只有我們的大人關起門來在台灣島內騙自家小孩國家安在。

小孩子說,有錢有勢的大人的錢本來就來路不明、不道德、鑽營投機。有的是利用歷史機運侵略的,有的是利用武力強占的,有的是拿法制技巧公器私用的,很多漂漂亮亮的權貴家族背後有見不得人的金錢醜聞內幕。

小孩子已經叫嚷了一二十年,對老生代的不誠實、不坦白、不光明正大、虛偽善謊背離現實心生不滿,老生代沒有正面處理。兩岸老生代迄今還是維持著謊言欺民、拿謊言應付國際社會的慣例。小孩子還搞不懂「歹竹出好筍」的道理(上一代很爛也要拼命青出於藍)就急著用錯誤、犯法、背德的不當詐財手法報復成人世界的不公不義不正派。

如果台灣新生代變成地球詐騙首腦,我們這群老的要負全責。我們讓他們失望,讓他們對國家社會產生報復心態,讓他們覺得四書五經倫理道德教條都是大人瞎編的屁話,讓他們在狠心下手從老人家身上大拐大騙時毫無罪惡感--小孩子覺得老生代本身就是敗類,被騙活該。

養出這種小孩當然是大人的錯。養不教不只父之過;拿不出誠實身教的國家社會也要集體承擔。

旅館業的道德守門員

理想上,旅館業是提供國際及地方觀光客、商務洽公開會人士、各項公眾活動參加人員、急難救助災民等善人良民安住休息的菩薩場地,不幸在現實運作上被大量居心不良的人利用為通姦淫所,變成破壞家庭倫理的幫兇。為何如此?資本主義下的現代商業運作刻意架空專業從業人士的道德守門功能,明知故縱。

年輕時代認識專業旅館工作人員,對其專業本領略知一二。多數旅館房間沒有辦法內建耗資幾百萬以上的高級隔音設備,旅館工作人員個個練就行經通道時對客房終年不絕於耳的淫聲浪叫充耳不聞的定力,照舊清掃、檢查、善後、路過。但是私底下同仁之間忍不住會互相吐嘈:「哪,我們今天又要接待哪些姦夫淫婦了?」經年累月做這行閱人無數,再加上經手保管無數真實身份證件,相關從業人員察言觀色的目色相當銳利,到底是合法夫妻、正常情侶還是消費嫖妓、偷吃通姦,他們有時看幾眼、講幾句話就了然於心。他們有沒有機會替國家社會把關阻止家庭破碎惡緣並大幅減少通姦事件衍生的民刑訴訟的司法成本與社會代價?有。可是資本主義社會只替他們規劃主打營利目標的職場身份,故意架空各行各業從業菁英的道德守門社會功能。

假如年年提交全國旅館的通姦成案統計數量排行榜就不一樣了。哪幾家年年接客製造年以千百計的通姦案、嫖妓案成為相對染污的前三名,哪幾家鮮少有製造國家社會問題的問題客源上門而相對清淨的優質旅館一目了然,鄰近住家、商家、學校會提防注意,靠爆料名流性醜聞衝點閱率的媒體也有個下手處。假如旅館業必須為個別營利收益所衍生的龐大社會問題負責,真正第一線承擔社企責任,台灣也不必經年累月為收拾通姦殘局、離婚官司、子女人球、問題原生家庭衍生犯罪問題等加倍付出難以估算的社經代價。

知識份子圈縱然再力挺性權也不得不面對殘酷的現實:邪淫事件絕不只是性權或性自由那麼簡單,背後龐大的社經成本、訴訟成本、性病相關醫療支出都是全民納稅擔共業──個別國民放縱自己的不當情欲不盡然有本事好漢做事好漢當負責到底,反而通常是全民納稅替他/她個人的淫欲失控行為收爛攤。一個人放肆幾分鐘、幾小時的淫欲卻要全民共扛幾萬、幾十萬、幾百萬、幾千萬以上的高昂成本替他個人收爛攤非常對不起多數善良自律的好老百姓。

2016年4月12日 星期二

母親的私心(女性化霸凌七十九)

兒子上網透過臉書追女朋友,她知道。她跟兒子共用帳戶,相片與姓名只掛兒子一個人。兒子公開示愛,女臉友客氣婉拒。兒子知道女臉友當下沒有丈夫也沒有固定男朋友(女臉友過度信任臉友,把失婚單身狀態公告示人),死咬不放,死纏爛打,陰魂不散到令女臉友害怕,覺得遇到網路跟蹤狂。女臉友忍不住說重話想嚇退兒子,兒子不依,惱羞成怒狂飆三字經又語帶威脅,女臉友害怕到極點終於放話要報警或提告。

報警?提告?事情大條了。

兒子把妹事件進展這麼久,事到如今她終於出聲了。她溫溫地、柔柔地打一篇小短文道歉,說兒子是精神病患,請小姐原諒,不要跟兒子計較。這下女臉友更火大。兒子是兼具淫欲衝動與暴力人格的精神病患,在臉書上不註明清楚,當母親的放任他假裝成一般正常人上網到處把妹!這種會威脅女方要以電話、網路、住家跟監來惡意強迫求愛又狂飆髒話惡口的問題人物,母親不善自管教或替他結紮,卻替他開臉書帳號,自私自利地放任他上網誘拐正常台灣女眾傳宗接代續香火!

精神疾病是個謎,先天遺傳因素與後天環境誘因夾雜,最保險的人口控管方法是父母家長自律,明知子女有不良基因就阻斷其再度透過生育散播基因。可惜父母的私心往往強過公益。再怎麼不好的劣質基因,再怎麼對世人弊大於利的不當遺傳,父母還是執著要把為害國家社會的基因散播出去。

台灣民眾被少數暴力型精障人士的殺人犯行、自傷傷人行為嚇壞了。能夠長期不斷透過生育散播精障基因的問題根源不在精障病患本身,而在於父母出於私心考量無法狠下心阻斷問題子女再度生育繁衍的機會,完全不願意節制自律。只要有一對父母縱容精障子女繁衍,只消花五十年就能替社會量產足足跨三代、總數至少高達數十人的精障後代,半世紀翻好幾倍。

這就是小僧非常不認同世俗人過度吹捧網路戀愛神話的主因。為淫痴上網、以欲愛色愛為交友主要訴求的人口有高比例惡意隱瞞重要個資──例如,他是有暴力人格、暴力傾向的重度精神病患,但他完全不會公開說明。

2016年4月11日 星期一

Michael Jackson

「眼不自見。」

「眼珠生在眼睛內,契此名為上上機。」

眼根只有八百功德;眼根依賴色塵對境生識,眼睛看不見自己。恭送師父後,久住美國的師兄弟忍不住爆笑開來:「天哪!你看著師父的眼神就像看到Michael Jackson!老天,我從來不知道你有這一面,你是師父迷!」她笑到人仰馬翻,我很納悶自己到底是擺了個何等耍寶表情?

師父迷。

好吧,就當是有一點點「阿難症候群」好了。


金剛經

第一次健康情況下跌、驗出腫瘤(爸爸級菩薩醫師打死不告訴我它是良性或惡性)而病倒時嚴重消沉。住進關房又在致命新型流感期間中標,接連吃感冒藥數週也治不好,日子過到只剩吃飯、吃藥、上架房、昏睡四件事時更是昏天暗地。

就在病到不知今夕是何夕時,師兄弟突然特地來喚我:「師父來了!師父來看你!」頭重腳輕地下樓見師父,沒力氣到連平常的興奮反應也無,笑不出來。師父深深凝視我良久,交待一句:「誦金剛經!」還有沒有指導其他什麼?昏沉沉的我記不得了。

恭送師父後,我又上樓掛倒。重感冒沒好,次日開始強撐誦金剛經。初初精神體力差到無法一次誦完整部,誦幾段就又昏沉睡倒。數日後漸漸好轉,慢慢才有辦法一天撐完一部。而後,久病不癒的重流感終於慢慢治好了。

或許是那段特殊因緣,從此每誦金剛經必憶念師父。我與俗家父親緣份淡薄,與師父見面、共餐、交談、請法、受教的時間反而遠遠超過世俗父女。若論緣深緣淺,緣深的師父反而還更像是我的父親。

過剩(女性化霸凌七十八)

能安然度過四十歲而不慘死於婚姻淫網,功德歸三寶護佑與女性主義哲學訓練。斷欲去愛、割愛去貪的佛法義理且留待專章詳述,俗諦上的女性主義哲學訓練或許反而能第一線替受盡逼婚壓力折磨的華人女性解套。

事實之一:人口過剩的向來不是華人女眾,而是生育太多的華人男眾。

事實之二:剩女壓力是父權文化的詭辯錯置手腕,由於父權文化偏坦男眾成員,惡意把婚姻市場的供需失衡壓力從過剩的男性成員身上硬生生轉嫁到人口不足且相對稀有的女性成員身上。

事實之三:華人傳統刻板性別文化視女性為家庭守門員與無償終身職家庭照護者,家庭生活長期灌輸女兒保健常識、養生知識、家務技能,很少對兒子施以相同的生活訓練。兩性養成教育方向迥異,多數單身華人女性有能力照顧自己一生,多數華人男性卻無法獨立承擔完全沒有母親、妻子、女兒等異性家人共住的生活。簡單來說,相對失控且強烈的情欲執著與嚴重欠缺生活保健照護能力的刻板性別角色令多數華人男性在人生過程當中強烈依賴華人女性,依賴度高到完全無法忍受單身。

我本人也被逼戀逼婚一輩子,從出家前被逼到出家後沒完沒了。不過,由於早年大量薰修女性主義理論與閱讀性別研究論文,很早就認識華人情欲市場的真相:過剩的華人男性香火讓華人女性成為稀有爭奪對象。既然知道,親族長輩掛在嘴上的「老姑娘」、「老處女」、「老姑婆」這些落伍過時的傳統性別歧視恐嚇就起不了作用。明明緊張焦慮的是兒子推銷不出去卻拼命製造污名給女兒背的華人家庭根本就是現世性別歧視地獄,年輕的我認為被社會壓力騙入婚姻是華人女性自討苦吃、自尋苦海、自貶身價。華人社會重男輕女又深切執著香火文化,不肯公開承認兒子生太多是民族錯誤,倒是千古把高壓惡意移轉給相對稀少的女性人口。

在年輕時代,我觀察到朋友圈內的情欲市場失衡。男性朋友圈始終上演不完把妹戰爭,總是一拖拉庫男孩爭搶少數幾個女孩,相反的,女性朋友圈的苦惱都是被很多追求者包圍不知選誰或爛桃花爆到心煩意亂的問題。異性戀朋友圈如此,同性戀朋友圈也一樣。在同性戀朋友圈,不論男同性戀或女同性戀,性別角色扮演傾向男性化的一方人數總是過剩,集體爭奪相對稀有的「妹妹」(不了解為什麼男女同性戀習慣如此稱呼相對女性化的一方,總之俗諦現象是這樣)。以「物以稀為貴」的供需市場法則來說,正常的反應是過剩方要低聲下氣追求稀有方才對,為何華人社會把龐大的逼婚壓力強加到稀有的華人女性身上?因為華人重男輕女。華人以男為尊,縱使華人男性人口過剩的事實令男性在情欲市場上大幅貶值也要維持華人男性高高在上的社會評價與顏面。

「剩女」是假議題。華人女性只是被父權社會祭出來遮蓋華人男性人口過盛的社會問題的代罪羔羊。珍貴且稀有的華人女孩兒,妳哭什麼呢?父權社會故意把社會高壓強加給妳是一場文化詐術,妳才是婚戀市場上「人以稀為貴」的強勢者!

2016年4月10日 星期日

急救最知道

低調個性使然,對流言、傳言、謠言通常不予置評。不過誇張離譜過度的八卦聽太多,慢慢地我開始隨緣釋放資訊--例如有一陣子師兄弟戲謔狂傳小僧是不是得了「心癌」的無傷大雅僧式玩笑。

活潑多話的人突然安靜下來,引人好奇。別人亂猜一通,本人倒是好笑。首先,童年時期的本性有沉默至極的一面,可以一個人自己玩書本、錄音帶、思考(小孩也會思考!)過整天。多語多笑好入眾的人際社交表現是日後在城市生活中刻意強迫自己培養的求生能力,並非與生俱來的習氣。

其次,生病是生病,卻是陪小僧二度進急診室的師長、師兄、居士媽媽、長輩們全都啼笑皆非的怪病,叫做「慢性顳顎關節脫臼」。第一次發作緣起只是打個大呵欠就下巴掉了,為此送醫大包紮,數日禁言喝流質食物。從此不斷重覆發作,打哈欠或張大口這類小動作變成嚴重威脅。幾年下來發作過不知數十次(迄今破百沒有?不確定),最後又出現一次加倍嚴重的發作,整夜失眠無法自癒復位,捱到天亮求居士送醫陪診。那次嚴重到醫師判定復位過程會疼痛指數破表,直接打麻醉藥昏過去再處理,醒來後又是禁言數日喝流質食物度日。這次有調好嗎?沒有。醫師知道已經變成經年累月復發的慢性病,大加整頓,發作頻率大減卻沒有根絕。從此再也不敢睡眠不足;別人有打哈欠的權利,這款病人沒有。

師兄弟猛誇唱功好、誘唱梵唄無用。我敢一個人唱給佛像聽,深信佛菩薩聖像前不會發作(的確沒事),卻不敢冒險拿必須對信眾負責的接眾佛事梵唱開玩笑,萬一唱一半脫臼送醫怎麼辦?師兄弟猛誇書痴習氣重又愛讀經教,誘說法開示無用。萬一講一半又脫臼送急診怎麼辦?平常發作可以一個人躲著調骨位、等它鬧夠了慢慢滑回去,接眾大事可禁不起。業障深重,宿世無福,起碼為報四眾深恩還有文字般若可以寫吧?沒想到,業障不是普通的重;手肘也能撐書桌撐到意外打滑弄成尺神經炎,手指痛到必須跑復健電療,迄今沒好。

真正遇到有醫學背景的護法居士,確定對方聽得懂又不會嚇到時,小僧才會把從頭到腳不下十幾二十種毛病細數給對方聽,從致命的到不致命的,從急性到慢性的,從遺傳到意外的,聽得居士們訝異不己。本人倒是認了。打從嬰兒時期就是在鬼門關被搶回來的,一生大病小病意外傷害不斷,病苦根本就是人生主題所在。

或許因為曾長期當八卦主角,親嘗不實八卦流言的殺傷力,刻意轉型低調度日後對還在人際場上被各路八卦炮轟的公眾人物萬分同情。哎,怎麼會有人喜歡出名?有名就有八卦,出名最麻煩。

2016年4月9日 星期六

佛典故事:象王 Elephant King

有道是明師出高徒,且觀天人師如何調教弟子。

佛陀:「你不妨到鬼神谷去打坐修數息觀吧!觀出入息長短,斷除妄求,消滅苦因,可以證入涅槃。」

比丘:「是,師父。」

長得高頭大馬、剛猛勇健的比丘依教奉行,立刻動身前往山谷習定。山,散心妄想時以為寂靜平和,凝心靜慮卻紛擾雜鬧。他一個人面對自己的心,耳根不停傳來深山鬼神的低語對話聲,覺得異常恐怖。不見鬼形,但聞鬼聲,一個大男人畏懼到身心不寧,忍不住心生悔意。一般而言,數息觀非常容易令人耽著靜境而墮入昏沉瞌睡境界,他卻被講個不停的鬼言鬼語嚇到睡意全無,害怕到極點。比丘終於自怨自嘆地開始狂打妄想:「哎,我這是幹什麼?我家是大富大貴的名門望族,我不在家裏享福做樂,硬要出家學道,沒事一個人跑來深山裏頭跟一堆鬼神混在一起!這裏沒有伴侶也沒有行人,除了嚇死人的妖魔鬼怪以外什麼也沒有!哎,我要不要乾脆回家算了?」道心在將崩未崩的危險邊緣掙扎,眼看就要大敗返家,佛陀突然出現了。佛陀緩緩走到他身旁坐下。

佛陀:「你一個人在這裏打坐怕不怕?」

比丘:「我從來沒有住過山上,一個人待在這裏,覺得非常憂愁煩悶。」

愁眉苦臉的比丘不敢老實講他差一點就要放棄修行衝回家繼續當少爺了,也不敢明講他怕鬼。就在此刻,突然有一頭體格精壯結實的野生象王走過來靠在樹幹下休息,一臉隱藏不住的歡喜快樂。啊,當國王要天天應付民眾,遠離象群自個兒休息是多麼快意啊!

佛陀:「你知不知道這頭大象的來歷?」

比丘:「不知道。」

佛陀:「這頭象是領導五百多頭象族眷屬的大象王。他天天處理小象事件處理到厭煩了,終於忍不住放下小象們,專程來大樹下休息。牠覺得耳根清淨、人我是非全無、遠離恩愛牢獄的時光多麼快樂!大象是畜生都還懂得享受獨思閒靜的時刻,何況是捨家入道的人呢?既然想超脫世俗、自度度人,又為何渴望欲求伴侶?跟愚蠢昏昧的不良伴侶群聚多傷多敗,一人獨住反而清閒。寧可獨自修道也不要強求愚伴。學道人若不得善友,寧可獨善其身也不要與愚人為伴。樂戒學道的人要伴侶做什麼?行道獨善無憂,就像曠野的象王一樣自在!」

比丘:「啊,弟子懂了!」

上根利智的比丘當下馬上證得阿羅漢果,滿山滿谷的鬼神立刻安靜下來。鬼神們見證佛陀將弟子調教成阿羅漢的教育過程,集體發心皈依成為佛弟子,從此不再侵擾地方百姓。


原典出處:《法句譬喻經 教學品》


-修行筆記-

人世的不完美,果地上亡羊補牢治標,因地上深耕教育治本。佛法是教育中的教育,六道群靈平等受教,個個可修。

為童年默哀

佛法的聞思修訓練會顛覆慣性思考模式,讓一個人的思考理路從果地向因地移動。

隨機殺童慘案事件一再發生,台灣度過好幾場悲傷兒童節。每一年,成人們怒吼死刑,為死刑發聲,為死刑奔走,為果報現前處決罪犯的殺人公權力眾怒成城,為兒童脆弱的生命感傷哭泣崩潰,可是少見因地防堵思惟。

學佛後我再也不參加遊行了。如果真的要為兒童遊行,我們迫切需要的是一場主張跨界教育整合、從根本強化社會安全網的遊行--每個死刑犯都是嬰兒、兒童長成的,每個殺人魔都曾經是被大人守護的新生代,每個被全民咒怨唾棄的死囚都曾經是被保護的可愛小孩。

真正的危險在於成人沒有能力提交水準夠高的教育成果,想保護所有兒童的同時就意味一併保護了「長大變老以後會殺死其他幼童的殺人魔」。如何提振確保新生代不成為殺人犯的教育權恐怕比爭取處死變成殺人犯的新生代的殺人權更急迫。若因地上有本事教出「零殺人魔養成率」的優質兒童,果地上就不必為了要不要處死「不幸變成殺人犯」的犯罪成人而爭論不休。因地上若拿不出夠格的兒童教育品質與人格教育成果,果地上就有殺不完的死囚。

今年的兒童節,我關掉新聞,不想閱讀任何兒童笑臉。我不知道有哪些天真可愛的小朋友長大會變成殺人魔,從全民力保的珍貴生命搖身變為全民叫殺的報廢垃圾。

夢見

前晚夢見師父與王丹,場景是學校教室。夢中的師父笑咪咪地坐在黑板前上課開示,至於王先生的發言部分我全忘光了。夢畢還納悶,王先生敢情是佛緣成熟啦?

居士先前已告知師父法體欠安,除了默默回向,不願高調多談。但是,今天看到四大媒體上的正式新聞稿下方長篇大論的謾罵侮辱,小僧認為大眾對師父有深重的誤會。

誤會之一:政治和尚

四眾弟子為法雲集,不論有黨沒黨、統派、獨派、中立派、保守派、前衛派,形形色色根器不同。師父從來沒有要求弟子們必須站什麼政治立場。中台弟子本來就很多元化。

誤會之二:國民黨的和尚

縱然是法師也有身為中華民國公民的言論自由與基本人權。試問俗眾可以天天公開發聲其本身的統獨立場、政治愛好、政治觀點或為此批評比較而受言論自由保障,難道僧眾就沒有言論自由?俗眾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開講沒關係,宗教領袖每四年講幾次就被罵翻天,這代表我們台灣人的法律教育真的不夠草根化,法治素養沒有深入基層。

誤會之三:爭議言論

台灣由於長期飽受共產化的武力外侵威脅(不只飛彈),民間向來對政治問題很激動。小僧出生在混血家族,從最統派的大陸文革受難家族的天然統觀點到最綠的反國民黨草根觀點都見識過,覺得這類兩極化的尖銳立場不過就是面對共產強權的典型人性反應,對兩種理念都可以理解。

聽來自官方與民間的各類激動政治言論一輩子,客觀而言,師父的講法算溫和;尤其以師父的年紀與出生時代背景以觀,根本就很正常。舉例而言,出家前我認識一個獨派朋友,她的高見就是台獨。我當時年紀小,天真地問她那中共打過來怎麼辦?她哈哈大笑說她會爬到她家頂樓升起五星旗投降保命。民間的政治言論尺度本來就相當地大,會苛求師父不外為的就是一件簡單事實:師父挺的對象跟他們不一樣,立場不同的百姓深心不爽。

誤會之四:宗教法問題

台灣的宗團法草案本來就有問題,師父只是用符合其年紀與年代的口語表達方式去表達問題所在。如果是小僧的話,小僧不會講什麼流什麼河這種百姓聽不懂的話,會花時間調資料,正經八百祭出各國宗教法法案、論文、案例、立法宗旨與立法特色,再直接依法論法跟俗眾講我們台灣的宗團法草案真的跟別國的正常宗教法「很不一樣」。

有些事點到為止就好,沒出家經驗的俗眾無法想像。兩岸政界的少數不良政客有時會為了自己的特定政治利益而故意放錯誤的資訊給出家眾,再以弘法事業運作當籌碼去威脅僧眾在公開場合發表特定言論以滿足其政治需求。受過現代法治民主教育的年輕僧眾不吃那套(既然小咖沒影響力又低調,也就不會被政客物色盯上),但是對戰前出生的世代很有效果。

如果百姓覺得僧眾發言不當,真的值得追究的是這個:請問政客私底下以何為關說籌碼向僧眾要求?政教分離的現代法治原則無法落實的問題根源出在政界不當利用教界的群眾影響力,但是民間獨獨攻擊教界是為何?

小僧以為網路謾罵對師父不公平(心平世界平,眾生心不平)。中華民國建國百年,民間對法治、民主、言論自由的程度還是停留在「順我者昌,逆我者亡」或「跟我立場一樣就是言論自由,跟我立場不一樣就是妖言惑眾」的帝制封建水準,真正該全盤檢討的恐怕是教育系統吧?

包括尚未與現代民主法治潮流全面接軌的宗教教育系統在內。

2016年4月8日 星期五

佛典故事:富少們 Wealthy Youth

住在王舍城迦蘭陀竹林的鬼在路上遇到入城乞食的目連尊者,大喜過望。

鬼眾:「尊者您好!請大慈大悲可憐我們,用我們的名義向陽上家屬傳話,告訴他們說我們生前不修善不布施,現在已經一起投胎變成餓鬼了!拜託尊者跟我們的親友化緣財物設齋供佛及僧,萬一家裏供養不夠,麻煩再幫我們勸化善信檀越大眾,請大家一起發心,好讓我們脫離鬼形!」

目連:「好!你們過去世造何種業才受此惡報?」

鬼眾:「我們上輩子都是住在王舍城的富二代。我們自恃家族產業龐大,向來驕慢放逸,不但不布施行善也不敬信三寶,又非常貪著世俗享樂。當時就算看到沙門入城乞食也不想發心,自己不發心又阻擋別人發心,嫌修道人不工作卻依賴百姓供養。我們雖然在人間全是富家少爺,往生後直墮餓鬼道受報。」一個城市就是一個大家庭,難怪說話親切,不管當人當鬼都見面三分情!

目連:「了解。我會替你們轉達家屬,大家一起幫忙發心設大齋會。你們到時都要來參加啊!」

餓鬼:「參加?天哪,我們因為過去生的罪業受此鬼形,身體像烤焦的壞柱,肚子腫得像座山,咽喉窄得像根細針,頭髮又尖又刺像刀錐,全身上下關節都出火狂燒,日日夜夜東奔西跑找食物也找不到!就算看到食物,只要靠近就變成膿血!這種身體是要怎麼參加供佛齋僧大會?」

目連:「總之,你們務必出席!」

神通第一的阿羅漢登門告知往生的家人通通墮鬼道,富豪們當然心生煩惱。大家同心協力辦好齋會後,左等右等卻等不到整群二代鬼出場。目連尊者入定細觀,無論怎麼找都找不到,只好親向佛陀請示。佛陀告訴目連,餓鬼被業風吹散了,可以蒙佛力現身。當王舍城上流社會成員親眼看到變成鬼形的富二代時全都嚇呆了。這一嚇,世俗貪財逐色的慾念被嚇掉一大半,當場捨離慳貪心,厭離生死,一一證果。

王舍城的富豪放下世俗貪欲證果了,二代鬼眾呢?鬼眾聽法後心開意解,當場捨離鬼道,轉生天界。


原典出處:《撰集百緣經 目連入城見五百餓鬼緣》


-修行筆記-

對財富的貪求是千古人性,也是宗教信仰強調以修行轉化的粗重煩惱。萬般帶不走,唯有業隨身。富人若善心布施、善用金錢,財富亦成利眾功德。若惡心惡求又惡用,財富反而成為咬死法身慧命的險惡毒蛇了!

Interpol Taiwan,加油!

當中國大陸官方發言人不斷一擋兩擋三擋四擋惡意障礙台灣加入全球脈動時,我忍不住埋怨我血液中的中國大陸血統。這自私自利擁權自重的血脈啊,人道精神始終太落後。

經年累月被伊斯蘭駭客網攻騷擾或強迫加入網路可蘭經粉團、恐怖主義相關內戰內亂國山寨新聞網、恐怖組織於非洲或中東國家放火燒屋焚車等寫實照片相簿網、目的不詳的阿拉伯文圖集網頁,被當地女子上網求愛拉客的垃圾信件或來路不明的色情影音檔案連結轟炸,很顯然那類駭客群的攻擊目標鎖定正體中文使用者。惡意鎖定目標到何種程度?故意以正體中文字設定名稱,故意加入各國華人僧侶,內容卻滿版阿拉伯系語言,沒半個中文字。

在這樣的時代(人口素質低劣到盛產恐怖份子的不幸年代),台灣刑警加入全球脈動不僅僅是為處理一般跨國犯罪而已,還有更重大的防恐反恐任務。台灣人的人命是中國大陸扛得起的嗎?恐怖份子失控的犯罪暴行是中國大陸有能耐完全防堵打擊防範的嗎?當中國大陸本身都已經無法阻止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出國加入恐怖組織參戰時,惡心障礙台灣以正當方法保家衛國有任何正當性嗎?

我非常希望台灣早日加入 Interpol。這不僅是一個宗教師保護信眾、居士、眾生的心願,也是台灣警察家屬的誠懇心聲。

心獄:上乘刑罰

這或許是一篇非典型懺悔文。我知道師兄弟一定會笑我傻,尤其是不厭其煩地長期指導我如何在居士面前表現出很有修行、道氣澟然的莊重威儀的好心師兄弟。怎麼就這麼老老實實告訴全世界我有多麼業障深重、沒有修行?

事情的開始是步入老年期的那一天。我期待了一輩子,期待變老變醜不再被當成情欲市場上的活人商品,滿心盼望美好的零騷擾老人時光。不料老苦境界馬上找上門,從椅子上一站起身就嚴重閃腰,急性拉傷痛上把個月,二六時中坐立難安,連坐上馬桶或離開馬桶都要閃痛的程度。痛苦時最合適自嘲消業障,記憶卻送來一隻我早已遺忘的可愛小貓。

我忘了牠,忘了牠的性別,忘了牠的來處,忘了牠撒嬌的喵嬰叫聲,只為竭力抹消內心隱藏的罪惡感。我欠牠一條命。從某種苛刻至極的自我要求道德尺度以觀,牠的枉死我責無旁貸。若我是生命判官,依牠年幼慘死的無辜心碎事實也足以判我自己死刑。哎,如此人類,如此無良,連浪費子彈錢去執行死刑都嫌折損國家社會資源。我是這麼該死,如此罪惡,實在不曉得有何資格指責別人。

依稀是牠哭鬧不休,生活壓力夠大的我耐性崩盤,破天荒地下手體罰牠。別的小貓多乖巧,偏偏牠血統更純更好卻更難纏是怎麼回事?一般小貓被體罰完會認錯裝可愛,牠沒有。牠突然加倍胡鬧,直到數小時後出現異常反應。後知後覺的我急忙跑獸醫診所,醫師告訴我一個我一輩子都不曉得的兒童急症病名:「腸套疊」。這種病若出現在成人、成年動物身上時,在劇痛下會立刻反應就醫,通常無礙,但是幼童、幼獸不懂得表達與求救,一旦發生往往延誤就醫而送命。獸醫師表情很凝重,直言死亡率很高,問我要急救或放棄。

「拜託你,醫生,請救牠!」手術費是當時的我至少半個月的飯錢,但我管不了那麼多。捱餓也要救活孩子,總之辦法再想。坐在手術室外枯等的心情也被我故意忘記了。我等到的是一具沒有反應的可愛小屍體。我沒有哭,付了錢,抱著屍,氣我自己為什麼沒有小貓生病的基本警覺性。當年照顧嬰兒訓練出來的護幼本能都到哪裏去了?

罪惡感活埋葬禮的相關記憶,我完全想不起來最後如何處理牠的小小屍體。最近痛把個月下來,我天天想起牠,想起牠好痛、好痛、痛到止不住咪叫的楚楚可憐模樣。我真是罪人,背負一條無辜稚嫩的小生命。良心自責變成每天不間斷的例行公事,一邊痛得半死一邊向牠道歉,自覺罪有應得。

念觀音菩薩聖號念幾小時後,我突然覺得應該把我的錯誤寫下來。縱使當年不學佛、不持戒、不修行而犯錯,因果業報還是一樣要承擔。世間刑罰與因果業報風格迥異。心獄是上乘刑罰,一犯永為業種,縱使無人計較、無人追訴,自己的心不會放過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