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10日 星期日

急救最知道

低調個性使然,對流言、傳言、謠言通常不予置評。不過誇張離譜過度的八卦聽太多,慢慢地我開始隨緣釋放資訊--例如有一陣子師兄弟戲謔狂傳小僧是不是得了「心癌」的無傷大雅僧式玩笑。

活潑多話的人突然安靜下來,引人好奇。別人亂猜一通,本人倒是好笑。首先,童年時期的本性有沉默至極的一面,可以一個人自己玩書本、錄音帶、思考(小孩也會思考!)過整天。多語多笑好入眾的人際社交表現是日後在城市生活中刻意強迫自己培養的求生能力,並非與生俱來的習氣。

其次,生病是生病,卻是陪小僧二度進急診室的師長、師兄、居士媽媽、長輩們全都啼笑皆非的怪病,叫做「慢性顳顎關節脫臼」。第一次發作緣起只是打個大呵欠就下巴掉了,為此送醫大包紮,數日禁言喝流質食物。從此不斷重覆發作,打哈欠或張大口這類小動作變成嚴重威脅。幾年下來發作過不知數十次(迄今破百沒有?不確定),最後又出現一次加倍嚴重的發作,整夜失眠無法自癒復位,捱到天亮求居士送醫陪診。那次嚴重到醫師判定復位過程會疼痛指數破表,直接打麻醉藥昏過去再處理,醒來後又是禁言數日喝流質食物度日。這次有調好嗎?沒有。醫師知道已經變成經年累月復發的慢性病,大加整頓,發作頻率大減卻沒有根絕。從此再也不敢睡眠不足;別人有打哈欠的權利,這款病人沒有。

師兄弟猛誇唱功好、誘唱梵唄無用。我敢一個人唱給佛像聽,深信佛菩薩聖像前不會發作(的確沒事),卻不敢冒險拿必須對信眾負責的接眾佛事梵唱開玩笑,萬一唱一半脫臼送醫怎麼辦?師兄弟猛誇書痴習氣重又愛讀經教,誘說法開示無用。萬一講一半又脫臼送急診怎麼辦?平常發作可以一個人躲著調骨位、等它鬧夠了慢慢滑回去,接眾大事可禁不起。業障深重,宿世無福,起碼為報四眾深恩還有文字般若可以寫吧?沒想到,業障不是普通的重;手肘也能撐書桌撐到意外打滑弄成尺神經炎,手指痛到必須跑復健電療,迄今沒好。

真正遇到有醫學背景的護法居士,確定對方聽得懂又不會嚇到時,小僧才會把從頭到腳不下十幾二十種毛病細數給對方聽,從致命的到不致命的,從急性到慢性的,從遺傳到意外的,聽得居士們訝異不己。本人倒是認了。打從嬰兒時期就是在鬼門關被搶回來的,一生大病小病意外傷害不斷,病苦根本就是人生主題所在。

或許因為曾長期當八卦主角,親嘗不實八卦流言的殺傷力,刻意轉型低調度日後對還在人際場上被各路八卦炮轟的公眾人物萬分同情。哎,怎麼會有人喜歡出名?有名就有八卦,出名最麻煩。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