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13日 星期三

旅館業的道德守門員

理想上,旅館業是提供國際及地方觀光客、商務洽公開會人士、各項公眾活動參加人員、急難救助災民等善人良民安住休息的菩薩場地,不幸在現實運作上被大量居心不良的人利用為通姦淫所,變成破壞家庭倫理的幫兇。為何如此?資本主義下的現代商業運作刻意架空專業從業人士的道德守門功能,明知故縱。

年輕時代認識專業旅館工作人員,對其專業本領略知一二。多數旅館房間沒有辦法內建耗資幾百萬以上的高級隔音設備,旅館工作人員個個練就行經通道時對客房終年不絕於耳的淫聲浪叫充耳不聞的定力,照舊清掃、檢查、善後、路過。但是私底下同仁之間忍不住會互相吐嘈:「哪,我們今天又要接待哪些姦夫淫婦了?」經年累月做這行閱人無數,再加上經手保管無數真實身份證件,相關從業人員察言觀色的目色相當銳利,到底是合法夫妻、正常情侶還是消費嫖妓、偷吃通姦,他們有時看幾眼、講幾句話就了然於心。他們有沒有機會替國家社會把關阻止家庭破碎惡緣並大幅減少通姦事件衍生的民刑訴訟的司法成本與社會代價?有。可是資本主義社會只替他們規劃主打營利目標的職場身份,故意架空各行各業從業菁英的道德守門社會功能。

假如年年提交全國旅館的通姦成案統計數量排行榜就不一樣了。哪幾家年年接客製造年以千百計的通姦案、嫖妓案成為相對染污的前三名,哪幾家鮮少有製造國家社會問題的問題客源上門而相對清淨的優質旅館一目了然,鄰近住家、商家、學校會提防注意,靠爆料名流性醜聞衝點閱率的媒體也有個下手處。假如旅館業必須為個別營利收益所衍生的龐大社會問題負責,真正第一線承擔社企責任,台灣也不必經年累月為收拾通姦殘局、離婚官司、子女人球、問題原生家庭衍生犯罪問題等加倍付出難以估算的社經代價。

知識份子圈縱然再力挺性權也不得不面對殘酷的現實:邪淫事件絕不只是性權或性自由那麼簡單,背後龐大的社經成本、訴訟成本、性病相關醫療支出都是全民納稅擔共業──個別國民放縱自己的不當情欲不盡然有本事好漢做事好漢當負責到底,反而通常是全民納稅替他/她個人的淫欲失控行為收爛攤。一個人放肆幾分鐘、幾小時的淫欲卻要全民共扛幾萬、幾十萬、幾百萬、幾千萬以上的高昂成本替他個人收爛攤非常對不起多數善良自律的好老百姓。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