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16日 星期六

重度精神病患的宗教路

有一次,我在超商被老年大叔叫住,拜託我跟他的女伴講講話。他的女伴有嚴重精神疾病,有精障手冊,家人拿她沒辦法,她與他共住。

她的故事初初是愛情受挫的失婚者。婚姻失敗還是想找第二春,她依附一個台灣附佛外道邪師,邪師常常帶整團人到墓地荒郊作法。在信仰邪教的過程中,她開始自認被鬼附身,出現精神病常見的幻聽幻視與胡言亂語。被邪師以法會名義詐騙大量金錢後,她才在難得精神尚可的時機表達她對邪師也有男女之情,明白只是被騙財騙色後完全崩潰。醫學界判定她是重度思覺失調症(舊稱精神分裂),幾乎此生無望治好,只是長期開藥控制。

她的男伴是個極度迷信風水、算命、道教古書的人,深信其女伴發瘋之餘被鬼附身(依止邪師的代價)。跟她對談的過程中,她自稱當下被鬼附身。我仔細觀察,花好幾小時確認她只是很單純的精神病患,向她保證她完全沒有鬼道問題。這一聽,她裂嘴一笑,從此沉默地香菸一根接一根抽,再也不肯說半句話。

那一笑,我才明白為何她堅稱有鬼上身。她的臉骨骨架特殊,在裂口而笑時嘴會張開到離耳際很近的地方,笑臉造型異於常人,很類似坊間盛傳的女鬼相。再加上長期生病、情場受挫而表情不好看,她就當她自己鬼上身了。

台灣民間的確有相當比例的精神病患(女患尤多)在走頭無路下轉型改當邪道、外道、民間信仰的通靈師或鬼神代言人,上述個案就是顯例,但不幸在拜邪師學邪藝的過程又被騙財騙色而加重病情。

這些事,民間不知道,學校沒有宗教通識教育教,導致人民經年累月受騙受害,我們僧眾再怎麼努力都成效有限。明明正法道場官網與正統出家師上網給問給請法,人民還是瘋狂地向邪師外道親附,近邪遠正,奈何?

三寶加持,於末法時代堅守最後的正法法脈。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