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13日 星期三

遲來的震撼

出家後自認辭親割愛永斷俗染的我不想探親,三番兩次被其他師兄弟勸回家。親族足足十年不上山看我一眼(唯二例外是特地來山交待我就近照顧她的兒子或隨團觀光順便見面,本意皆不在探視個人),跟滿山情深愛重極富法緣的師兄弟家人相較之下非常另類。師兄弟們不斷催促要我返鄉度親族,只好探望。

親族不曉得我是看在僧寶面上才違背心意返鄉視俗,可能有些誤會或想像,紛紛公開勸還俗、戀愛、結婚、找世俗工作當全家族這一代最有事業成就的龍頭。這一勸,長輩竟拿她們自己的夫妻生活男女關係來說項。這一說我傻了。我泡在女性主義論述與同齡朋友圈的情愛八卦經年,很習慣知識份子圈對性權高談闊論的學術講法,卻從來沒有思考過我的親族長輩雙雙對對本來就是性生活愛好者。我一生習慣被多子多孫的長輩包圍,壓根兒沒有把他們一對對夫妻與色情片上的男男女女做聯想。他們這一以身說法勸淫倒提醒了我,世俗長輩夫妻本來就是情愛男女,做的事情本來就跟色情片沒有兩樣。

這場遲來的震撼顛覆了我久薰儒家倫理道德與佛家報恩思想的慣性思考,後來足足長達五、六年之久我都不願再返鄉探親。我不想再聽長輩勸淫勸婚勸生勸還俗--字字句句都在點醒我,他們過的人生事實上與色情片沒差。當長輩把長輩的淫欲心攤出來講,長輩就自己把自己從華人圈長輩的神壇寶座上請下來了。老的與小的一樣為淫痴狂,沒有比較清淨,沒有比較道德,沒有比較精神化或文明化。我無比懷念從前將長輩當成聖人景仰的時光--在他們絕不開口以男女淫事相勸的純潔年代。長輩知不知道淫欲心會讓長輩失去崇高的長輩地位?不知道。

父母是夫妻做的,世俗夫妻是男女做的,男男女女貪歡淫痴,俗緣生滅六道分散不復記憶。我只能慚愧無德無證,度不動長輩清心寡欲向佛修道,一現身只會讓長輩炮轟、拿他們自身的男貪女愛現身說法。

我羨慕師父。師父的俗緣業障遠在中國大陸,當年可以安心在台灣修行證道,完全不必基於師兄弟的度眾壓力逼自己回家。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