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4日 星期二

寒山詩序


瘋顛算不算基本人權

(貧人瘋狂之士)

不見不識不狂不歌

(隱居天台唐興縣西七十里)

冷倒也寂然自得

(號為寒巖)

隨俗假名不妨多立幾個

(時還國清寺)

喚你你懂

(或長廊徐行叫噪陵人)

笑我我知

(或望空獨笑)

攪亂一場共業年代

(時僧遂捉罵打)

假戲真做誰不同歡

(趁乃駐立撫掌呵呵大笑)



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

(良久而去)

來時貧去時亦貧

(狀如貧子形貌枯悴)

說而無說卻也說盡

(一言一偈理合其意)

野人野山對空吟空

(樺皮為冠布裘破敝木屐履地)

最親切處以詩呼喚

(唯言咄哉咄哉三界輪回)


註:

寒山詩序有如下這段官訪天台三聖,見瘋即尊、見狂即拜的謎樣故事:『遂至廚中灶前見二人(寒山、拾得)向火大笑,胤便禮拜,二人連聲喝胤,自相把手呵呵大笑,叫喚乃云:「豐干饒舌饒舌,彌陀不識禮我何為?」僧徒奔集遞相驚訝,何故尊官禮二貧士?時二人乃把手走出,寺乃令逐之急走,而去即歸寒巖。胤乃歸郡遂置淨衣二對香藥等持送供養,時二人更不返寺,使乃就巖送上,寒山子乃高聲喝曰:「賊!賊!」退入巖穴乃云:「報汝諸人,各各努力!」入穴而去,其穴自合,莫可追之。唯於竹木石壁書詩井村墅人家廳壁上所書文句三百餘首及拾得於土地堂壁上書言偈,並纂集成卷。』

石穴機關頗有現代科技建築之風,不拘儀節的笑談與深諳人世滄涼的詩偈又呈現極其不協調的對比;若再加上幾架時空旅行機與超現代考古筆記就更完美了,豈止散落在搶救保存的詩篇中點點透地的古典禪意?

眾人皆醉,三聖獨醒?整個時代都瘋掉了,瘋痴看起來正常,正常看起來瘋痴。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