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10日 星期二

國際公法的黑洞

有一條比詐騙更嚴重億兆倍的萬國公罪迄今沒有被公開納入國際公約規範全球各國。這條罪稱為「以武力或非武力迫害方法強迫推銷政權竊國罪」。

在地球上,一個人在別人不願意的情況下侵犯別人的性器官或敏感帶稱為性侵害。一個軍隊在別人不願意的情況下逼迫別人長期承受輪暴式軍中性工作稱為性奴罪、性侵慰安婦罪,強暴軍妓罪,不論妓方的生理性別是女是男是其他,也不論妓方是成人或兒少。一個人在別人不願意的情況下搶奪別人的資產金錢稱為強盜罪、侵占罪。一個人在小孩無知未成熟的情況下逼小孩出嫁行房稱為童婚式強暴性侵姦淫罪。一個人在別人不願意或被迫說謊假稱願意的情況下把別人當成人肉貨品賣買交易剝削稱為人口販運或使人為奴罪。甚至,一對父母或一個家族把不願意結婚性交生產的晚輩逼進以交媾懷孕為活動主軸的婚姻關係也構成逼婚罪或親屬逼迫姦淫罪。一個人在別人不想死的情況下屠殺或謀殺別人構成屠殺罪或殺人罪。一國一族在別國別族不想絕種滅族的情況下實施大屠殺把別國別族殺光或逼近殺光稱為種族滅絕罪。

在地球上有大量強迫、逼迫、迫害別人的殺盜淫無明惡行都有本國刑法系統或國際公法體系制裁管束,獨獨少數坐擁龐大家產、油水豐厚的菁英政客拿國家當藉口以武力或非武力迫害方法強迫推銷政權並侵占偷竊別國的國土與主權這種極罪惡、極邪惡、惡性重大遠勝一般殺人強姦強盜罪的重大加害犯行可以全球逍遙我行我素、榮華富貴廣受崇拜。「以武力或非武力迫害方法強迫推銷政權竊國罪」的惡性無比重大,往往以戰爭武力或經濟封殺為犯罪手段,其犯罪過程足以衍生比常態內政司法懲處對象還爆增不只千萬倍以上的殺人罪、性侵罪、強盜罪、大屠殺罪、人口販運或使人為奴罪,可是這類侵權惡性遠超一般重刑犯億兆倍以上的無良政界菁英一生全無刑責!各國本國法管不動這類權勢名利者,他們在自國境內本來就是爬上人口金字塔最高層的高段社會剝削者;國際公法也管不動這類權勢名利者,他們靠經年累月剝削自基層平民的雄厚經濟資源遊走全球各國送錢塞錢,塞錢塞嘴讓別國拿人手短的國家領袖從此再也不敢在人權普世價值問題或萬國公罪問題上吭半句。

權力是人類社會的死穴。政權是刑罰系統的死穴。這項國際公法的大黑洞、大漏洞千古沒補破網過,替全球製造無數靠屠殺人民或戰爭興亂奪取政權的黑道型領導,替世世代代地球人量產極度不道德卻權勢名利威霸全球的惡主。很奇怪,逼別人性交是強暴,逼別人吐財是強盜詐騙,硬逼別人接受比較下劣、比較低等、比較野蠻、比較原始、比較殘暴的低級政治模式竟然半點刑責也無啊?

也許我們全人類都發夢,一起夢見司法獨立或法治人權,以為集體幻想的美好人生願景可能實現,事實上法律制度向來只是政客的附屬走狗與剝削工具?更可笑的是靠內亂政變擠掉正統政權的民間叛軍組織只要奪權成功就可以改寫課本詐騙全國新生代說故意逼走正統政權的內亂政變叛亂團體(有時是政黨;從組織民間叛軍發展成領導正規軍隊的政變內亂政黨)才是「唯一正統」,騙到幾億小男女傻乎乎相信。這實在奇怪,小老百姓騙錢以詐騙犯論處,要抓要關要審要坐牢,政界菁英說大謊詐騙全國國民、欺哄全球人類、竊國竊家聚歛家族巨產通通沒事,半點詐騙罪責都不必背!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