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10日 星期二

死刑爭議的雙焦

死刑刑事政策爭議可以說是因人類對於不殺生戒的不同理解方式、角度而衍生。

挺死派渴望的結果是阻止殺人犯破殺戒殺別人。事與願違,只要肉食社會的殺生文化不變,一生薰修殺業的人類遇緣則發照樣殺人。因此,廢死派認為死刑無法達成挺死派的目的,殺人犯不斷量產再製,殺人文化與屠宰食屍文化一樣無法根絕。

廢死派渴望的結果是阻止政府破殺戒殺死囚。事與願違,只要殺生文化不變,殺人事件就不斷,只要一生薰修殺業的人類遇緣則發殺人,製造被害人與被害人相關家屬的重大不幸與悲傷,國家公權力就不得不依主流民意與刑事傳統執法。若不以死刑服眾,情緒激動的民眾就揚言以私刑或模仿犯對國家復仇。因此,挺死派認為廢除死刑無法達成廢死派的目的,只會刺激更多無謂謀殺案或逼政府順應民意大執法。

這場循環論證持續經年,雙焦難融為單焦,互相覺得對方的做法無法達成對方的目的,也是我不忍心再坐視他們吵架的理由。

所以我寫了高難度的「路過五逆之罪」。讓挺死派出於悲愍與深入犯罪學個案脈絡而思考不判死的可能以理解廢死派的立場,讓廢死派比對殺父殺母下無間地獄的大逆罪因果惡報與人間死刑執法的殺罪因果輕重而進一步理解挺死派的立場。這是小僧希望建立不用吵架卻能拉近挺死廢死兩極對立位置、增益互相了解對方的想法與思考方向的權巧方便。「路過五逆之罪」是一則讓大家殺也不是、不殺也不是,死刑不對、不死刑也不對的艱難刑案。
張貼留言